从星火到烈焰 中国网剧十年

本报特约记者 罗晓汀

回首2019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网剧数量可谓空前。《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等不仅捧出新晋流量明星,而且帮助一些明星实现表演上的突破。过去十年,中国网剧从零星火苗变成熊熊烈焰,制作水准不断提升。下一个十年又会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革新的故事将继续。

从段子剧到大剧

从网剧发展看,2012年以前,国内影视行业还是卫视的天下,零星几部网络自制迷你剧并不太受广大观众重视。直到2012年大鹏的《屌丝男士》的出现,网剧才开始在网络上走红。

2014年,优酷、爱奇艺、腾讯等主流视频平台纷纷入局,其中爱奇艺以单集500万元的制作成本拍摄大IP剧《盗墓笔记》,标志着网剧大剧时代的到来。接下来几年,网剧实现大爆发。2017年,新上线网剧数量达到310余部的同时,品质再度升级,《白夜追凶》《河神》《无证之罪》《虎啸龙吟》等现象级口碑剧在同一年出现。进入2018年,《如懿传》选择在网上独播,依然取得173.9亿次播放量和广泛话题度,让业界发现纯网播剧也可以获得不输于网台联播剧的影响力和商业收益。

2019年成为国产网剧工业化全面升级的一年。比如《长安十二时辰》除惊心动魄的情节、性格鲜明的人物、密集紧迫的戏剧张力之外,耗资5000万元搭建的唐城、服装纹样的精美复原、9000多个特效镜头,都被认为代表网剧拍摄技术的全面颠覆。正是在这种高品质制作之下,多部头部剧在传播性和品质度之间取得较好的平衡。

告别大尺度

“2002、2003年许多制作方和平台对于网感的理解其实就是猎奇”。一名平台方工作人员对笔者介绍称,由于新渠道在刚出现时缺乏监管,加上一些大尺度网剧的成功,大家很快将观众有强烈需求、卫视又拍不了的题材当作网剧弯道超车的捷径。然而随着近年来网剧管理的日益规范化,过往大胆前卫的题材变成雷区,各方的“网感”也完成了一场深度进化。

首先是题材更符合年轻受众口味。近年来上新的网络剧多以青春、古装、都市和喜剧等题材为主。

二是对网生代观众需求满足的升级。新生代观众一个典型特点是不再追求大而全的剧集品质,而更容易被一些触发个人嗨点的“点”打动,例如2018年的《镇魂》成为爆款,不仅受益于悬疑元素,更在于引发女性观众对朱一龙和白宇演绎的兄弟情的围观。

三是针对不同观众需求实现网剧类型化发展。目前网剧已经逐渐细分为悬疑、甜宠、动作、古装权谋、律政、军旅、情感等多个领域,类型化日益显著。

“次元壁”被打破

“国家队”入场堪称2019年网剧行业的一大精彩。《庆余年》热播期间,网上讨论的热点之一是,本以为陈道明和吴刚这两位国家一级演员的加入,已经让剧集品质得到极大保障,谁知道网民深扒之下发现,扮演角色梅执礼的李建义、扮演范老太太的曹翠芬和扮演角色南庆太后的郑毓芝均为国家一级演员。此等阵容连正剧都极其罕见。业界认为,这标志着经过十年嬗变后,网剧和台剧的演员“次元壁”已经被彻底打破。

还以2019年为例,网剧不仅网罗了易烊千玺、王一博、肖战等顶流明星,大银幕演员也纷纷“触网”。张震、倪妮的《宸汐缘》、刘昊然的《九州缥缈录》、汤唯的《大明风华》都已陆续播出。和电影演员一同入局的还有电影导演。比如,2019年冯小刚监制了李现主演的《剑王朝》。

老年人也追剧

网剧十年嬗变,也是平台、制作方和观众多方互动之下的自我颠覆。

平台方面,2018年8月,“优爱腾”联合六大制作公司,联合发出声明,抵制天价片酬和偷漏税行为。这标志着平台制作的规范化升级。

2016年以来,视频平台在剧集产业的话语权一直在走强,《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最好的我们》等剧先后反向输出卫视,视频自制剧在2019年成为新的潮流。随着卫视剧爆款的减少和影响力的趋平,网剧开始迎头赶上卫视剧。

网剧出海也成为一大特色,《白夜行》被网飞购入,《陈情令》《破冰行动》《长安十二时辰》等剧集在韩国、美国、新加坡、泰国等都有很高热度。

随着平台一同升级的还有观众。如今网上追剧已不再是年轻群体特权,中老年群体的占比越来越高。而“饭圈”涌入追剧,也让网剧的衍生价值不断显现。以去年夏天火爆的《陈情令》为例,不管是影视剧音乐专辑,还是演唱会门票等,都充分挖掘了粉丝的强大购买力。

过去十年,网剧从低品质盛行到爆款频出,从群雄并起到“三国演义”。接下来的十年,继续立于不败之地的王道是什么?优质的内容恐怕才是让网剧行业持续保鲜的终极奥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