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很伟大 “反派”更出彩

本报特约记者  董 铭

只有最厉害的反派,才配得上最伟大的英雄。如今电影中的反派角色早已不是一味脸谱化,而是在谋求塑造更合理、更有个性的“恶人”形象。从《复仇者联盟》中一个响指就灭掉半个宇宙的“灭霸”(图1),到《蜘蛛侠:英雄远征》中把高中生骗得团团转的“神秘客”(图2),以及“死亡女神”海拉、“阿斯加德王子”洛基等,众多演技派明星纷纷出演超级英雄电影中的大反派,不仅没有拉低人气,反而凭戏路突破再次“圈粉”。

从灭霸到神秘客

正在热映的《蜘蛛侠:英雄远征》中,杰克·吉伦哈尔“自甘堕落”成反派。自《断背山》以来,这位文艺片男神一直作为正面形象活跃在银幕上,在漫威这部第三阶段收官之作中,他却是最大的骗子和野心家:影片前半程里的完美英雄人物,后半程变成狡诈、自私、残忍的“神秘客”,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向逝去的钢铁侠复仇。这个反派动机和《钢铁侠3》里的基里安博士很像,都是自负的天才科学家被桀骜不驯的钢铁侠羞辱后复仇,心理线很完整,但这种极端的处理方式还是过于狭隘。与之相比,漫威最强大反派“灭霸”内心更理智,他建构的理想甚至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为避免全宇宙生存危机,用最公平的算法削减一半人口,为此可以不择手段,但他本人并未从中获益,功成名就后甘当农夫。乔什·布洛林塑造出如此“无私”的角色,许多观众认同他的立场和处理方式,这才是最成功的反派。在《死侍2》中,布洛林饰演的反派“电索”更让人同情,纯粹是为了拯救妻女才当上反派,在影片结尾前就合情合理地改邪归正。

被“洗白”,变主角

即便是最残忍的反派,也有充足的“理由”。《雷神3》中,奥斯卡影后凯特·布兰切特饰演的“死亡女神”以压倒性实力完虐雷神兄弟,其内心的坚持源自她才是神界长女,出生入死却被父王抛弃,理应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因许多反派角色人气太高,片方在续集中就会考虑将其“洗白”——由敌化友。漫威电影中最著名的例子当属洛基,从《复仇者联盟1》的大反派,到《雷神3》与兄弟并肩作战,“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的演绎让广大观众爱上这个狡诈的角色,甚至在该系列结束后还谋来洛基独立剧集。迪士尼也把《睡美人》童话中的反派女巫改成性格刚烈的孤独精灵,在《沉睡魔咒》系列中被安吉丽娜·朱莉演成主角。反倒是米歇尔·菲佛饰演的人类女王,在今年10月北美上映的《沉睡魔咒2:恶魔夫人》最新预告片中更像是心怀叵测的反派。

观众们对反派的态度常发生变化。《X战警》中的万磁王,在伊恩·麦克莱恩和迈克尔·法斯宾德两代演员的先后演绎下,让人看到抗击社会不公、为种族谋利益的枭雄气质;《蝙蝠侠》系列中,无论是老戏骨杰克·尼克尔森,还是英年早逝的希斯·莱杰,都让“小丑”这个大反派光芒万丈,今年又有一位演技派明星杰克·菲尼克斯将要在《小丑》独立电影中揭示这个犯罪天才的起源,该片颇受业界期待。此外,安东尼·霍普金斯在《沉默的羔羊》中饰演的食人魔汉尼拔,拉尔夫·费因斯在《哈利·波特》里饰演的伏地魔和《辛德勒名单》中饰演的纳粹军官,都是很多人的“童年阴影”。追溯至更早时期,里卡多·蒙塔尔万在《星际旅行2:可汗怒吼》(1982年)中超级改造人的设定,催生出《星际迷航2:暗黑无界》(2013年)里卷福饰演的大反派。此外,《星球大战》的黑武士达斯·维德,《终结者2》的液态机器人T-1000,《飞跃疯人院》的女护士长,都凭借不同维度的“恶”成为经典角色。

“恶人”非好莱坞专利

哪个国家的演员最适合演反派?过去或许是俄罗斯,但如今在好莱坞塑造反派最多的,还是英国演员。英国人曾在一则名为“英伦反派”的广告中自嘲,在好莱坞闯荡多年的几位英国演员——凭《甘地传》夺奥斯卡影帝的本·金斯利、“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和“壮叔”马克·斯特朗一起吐槽好莱坞为何专找英国人来演反派。除了“有型有款,注重细节”这样的调侃之词,更关键因素还是英国演员普遍具有戏剧功底,能驾驭复杂的人物心理,把反派诠释得更立体,“恶”得有道理。

除了好莱坞,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电影也在挖掘和探讨“恶从哪来”。譬如丹麦名导拉斯·冯·提尔在2018年的惊悚片《此房是我造》中,就着力刻画一个从小性格残忍、长大后又心思缜密的连环杀手;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的韩国影片《恶人传》,片中身为传统反派的黑帮大佬与警方携手破案,突破类型片对恶人的传统定义;今年口碑最好的台湾剧集《我们与恶的距离》更是探寻人性“恶的源头”,反思全社会的残忍和暴戾。

由此可见,非黑即白的善恶对决如今已无法满足观众需求,影视创作者通过塑造更立体的正派和反派角色,来探讨善与恶的取舍,而演技派演员正是肩负这种探讨的载体。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