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战争》:不是命运选择了你,而是你选择了命运

与闺蜜多年未见,相约咖啡店下午茶,她从包里拿出一份礼物给我,她笑着告诉我,多年未见,有份礼物,望笑纳。聚会结束的路上,我拆开了礼物的包装,《女王的战争》映入我的眼帘,“丽颜可谋国,齐身求自安”这十字的开头,吸引着着我通宵把这本小说读完。这些天,书里的故事情节一直在我脑海中打转,带我走进了一个洞明世事的商战世界,让我开始思考现代女性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命运。

书中慕青这个角色给了我太多感慨,全书结尾时,那句“我有最后一笔存款,如果以后你落魄给你用,如果以后木若慈落魄,你便帮我交给她。”更是让这个角色给了我无限的想像空间。她刻薄冷傲、身世动人、勤奋上进、机关算尽,让读者对她的印象时而厌恶,时而怜惜,时而敬佩,又时而不屑,再加上结尾处的那句话,让人心情极为复杂,她为什么要讲这么一句话?我想我必须要从她给我的复杂情绪中梳理出一些头绪。

慕青的人生在书中绝大多数时候是丽安的回忆,以倒叙的方式向读者呈现。她出场的形象就是一个刻薄冷傲的女上司,接着揭露了她悲惨的身世,之后她又是一个知心大姐,最后揭开她自杀的原因。对慕青的人物形象进行雾里探花的了解之后,内心七上八下,不免有种悲凉之感。原来慕青的命运源于自己的选择,选择听从木若慈的命令,或选择听从内心的想法,很多书迷也在问慕青为什么不逃离木若慈的控制呢?就跟我开始去理解慕青一样。其实仔细翻阅《女王的战争》之后就会发现,作者从细节上有过交代。

慕青从接受木若慈的帮助那一刻起,人生就只剩下悲剧,她只有一个选择,决定她人生走向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木若慈。以普世价值观来看,感恩和道德是不冲突的,可对于慕青来说,木若慈在她失去双亲的时候资助了她,也正是抓住了这点趁虚而入,在精神上“绑架”慕青,而这远胜于物质上的资助。在慕青眼中,木若慈就是她的全部,就是像母亲一样的角色,再加上木若慈有倾向性的诱导,导致在慕青的世界里感恩和道德是绑在一起的,她宁可违背道德和自己,也不愿意背弃木若慈。从结尾处就可以看出慕青对木若慈的感情之深,可惜的是在慕青死之前,木若慈对她却无丝毫感情,有的只是单纯的利用。

通常来看,大家可能会觉得慕青的自杀是“人祸”,木若慈造就了她,也摧毁了她,慕青曾是她目最满意的“作品”之一。不过将凌丽芬的《女王的战争》读了数遍之后,我更加倾向于觉得书中的一切悲剧都是“选择”,命运源于自己的选择,丽安的逆袭是自己的选择,慕青的自杀是自己的选择,木若慈的狠辣也是自己的选择。整本书中没有哪个男性被玩弄,命运多舛,要说男性角色中最惨的,应该是莫聪,不过他被性丑闻打击后又复出了,可以看出世人对男性的宽容度。而书中对女性的描写极为无情,更准确来说是白描,因为作者并没有发表自己对人性善恶的定义,作者只是在向读者传达现代女白领在职场中的一些实际的状态。比如那句“慕青从十九岁开始便有了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只是这些男人都是和她想要的爱情无关的,木若慈把她培养成了最好的一个武器。”小说的虚拟世界往往是真实生活中的真实写照;比如书中说“这样的女人战场,姿色是恒久的资本。”大部分人认为长的漂亮就是相对比较容易获取资源,而事实确实如此。

在书中,作家凌丽芬借丽安之口对女性外貌的看法是“这个世界上有姿色的女人千千万,真正做出事情的有几个?无非是真正想做事情的女人正好有了姿色,于是人们就拿那个姿色去说了事,忘记了她们的努力。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没有姿色的那些来的好,太太平平做事情。”这便是作家凌丽芬的《女王的战争》所诠释的东西。

《女王的战争》是一个叛逆的女性灵魂在思考女性的社会地位和价值。慕青在小说中就是一个被时代的浪潮所淹没的人,作者没有给她直接定义,但她的骨子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一千个读者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可能一千个读者心里也有一千个慕青。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