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坦》中文版首演,“怪物”郑云龙令人惊叹

“丑”“恶心”“吓人”“怪物”……很难想象,深受观众喜爱的演员郑云龙竟然会和这些词语联系在一起。但昨晚,在保利剧院的舞台上,由郑云龙、王茂蕾、黄宏、王亚彬、翟万臣等主演的舞台剧《弗兰肯斯坦》中文版首演现场,郑云龙正是以“人性生物”这样一个极具表演难度和挑战性的复杂角色,攀登上了他在戏剧舞台上的又一个高峰,也赢得了所有观众和业界人士的惊叹和赞美。

演出现场:粉丝都快认不出“怪物”是郑云龙

舞台剧《弗兰肯斯坦》由英国剧作家尼克·迪尔改编自女作家玛丽·雪莱写于1818年的西方首部科幻小说。此次中文版由英国著名导演多米尼克·德罗姆古尔和中国导演李任共同执导,郑云龙、闫楠、袁弘、王茂蕾四位领衔主演分别在不同场次交替扮演“弗兰肯斯坦”和“人性生物”。

虽然剧名叫做“弗兰肯斯坦”,但剧中的“人性生物”显然更引人瞩目。一开场,在诡异惊悚的配乐中,一场极为具有突破性的大胆实验正在进行:一名孕妇即将临盆;一群戴着黑色眼罩的舞蹈演员,每人手中都拿着一部分人体躯干;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在日记中记录下实验过程;舞台上方慢慢降下一个缠绕着密密麻麻电线的牢笼,牢笼中出现一具蜷缩着的人形物体……随着一片“电光火石”的巨响,舞台中央躺着一个几乎赤身裸体、浑身布满缝合伤痕的人形生物。这个刚刚诞生在人间的怪物,从头到脚全身布满缝合的伤痕,他在地上匍匐、颤抖、挣扎,一次次试图站起来,又一次次跌倒……在舞台灯光音效的烘托下,让人感到恐怖又好奇。

如果不是事先有所了解,即便是郑云龙的忠实粉丝,也很难认出这样一个有着可怖面容和扭曲肢体的怪物,竟然是郑云龙扮演。将近半个小时没有台词的肢体表演,他将这个被人抛弃的人造怪物,从最初降临人世的迷茫、好奇,到感知各种事物后的兴奋、快乐,再到被人们嫌弃、厌恶、殴打、驱赶的痛苦、委屈、愤怒、绝望,都表现得层次分明,淋漓尽致。

而当这个可怕又可怜的怪物,遇到黄宏扮演的失明老人德拉西,第一次得到尊重和友情,甚至接触音乐,学习识字、接受教育、交流思想时,二者彼此之间的情感令观众无不为之感动,这也是剧中少有的温情部分。但怪物的成长和进化,同时也伴随着困惑和怀疑,德拉西让他第一次了解到了“爱”,他也渴望得到爱,因此梦到了一个女性怪物,并和她翩翩起舞;但他也因为德拉西儿子儿媳对他的伤害而感到背叛,滋生出更加强烈的愤怒和仇恨,甚至一把火烧了德拉西全家。

当怪物终于费尽周折找到了将自己制造出来又狠心抛弃的科学家弗兰肯斯坦,二者的对抗和交流,将故事的发展代入到更加引人深思的情节当中。整场演出,郑云龙始终保持着古怪的肢体状态和低哑的声音,但又能让人强烈感受到这个命运多舛的人性生物内心巨大的起伏变化,他的表演极具张力和感染力,将个人魅力和角色魅力融为一体。

幕后采访:每次花三个小时化妆 第一次连排“累懵了”

记者幕后采访郑云龙时得知,为了扮演“人性怪物”这个角色,他每次都要花上三个小时化妆。他还坦言自己虽然是音乐剧演员出身,但面对这个角色如此具有挑战性的表演,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肢体表现力更具优势,反倒要花更多功夫才能表现出怪物的笨拙、扭曲和不协调。而且由于舞台空间比排练场大很多,所以每个扮演人性生物的演员,在舞台上的行动路线都要比在排练厅里长至少4倍,也要多付出4倍以上的体力。郑云龙甚至用“煎熬”来形容第一次连排的感受,“太累了!出汗出得整个人都懵了,衣服都在滴水。”

但郑云龙也表现出了对这部作品和戏剧舞台的强烈热爱,尤其对要在不同场次中分别扮演“人性怪物”和“弗兰肯斯坦”这样两个差异巨大但又紧密相连的角色更是充满了创作的兴奋。“太久没有上舞台了,现在就算让我上台站一会儿,我都很期待。这个戏因为疫情的影响,前前后后排了两年时间,能够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终于上演,真是来之不易,大家都非常非常珍惜。”

该剧英方导演多米尼克·德罗姆古尔对中国演员的表现也大为赞赏,用一连串的“精彩”来形容演员们的表现,他还透露此次中文版演出增加了作者玛丽·雪莱的角色,凸显女性视角,同时更深刻地反思了非自然繁殖潜在的危害和伦理问题。中方导演李任表示,不仅四位主演的表演各有特色,黄宏、翟万臣两位老艺术家的表演实力和敬业态度同样让人敬佩。

作为制作方之一的北京奥哲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李琮洲也表示,演出能够以如此优良品质呈现在所有观众面前,整个制作团队、主创团队、台前幕后的所有演职人员都付出了巨大努力。在疫情期间,中英主创排除万难,通过海选演员、线上与线下创排结合的灵活方式,造就了这部一经开票就立刻售罄、票房和口碑双丰收的精彩大戏。

该剧将持续演出至6月29日。今晚(6月23日),郑云龙将以科学家弗兰肯斯坦的角色出现,而另一位极富舞台表现力的优秀演员闫楠将扮演“人性生物”。(记者 王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