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铁流东进》:寻找的初心与追随的决心

国家话剧院最近创排、上演的话剧《铁流东进》,在用情用力讲好中国故事方面,进行了新探索,取得了新突破。《铁流东进》根据作家季宇刊发在《人民文学》的中篇小说《最后的电波》改编。“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抗日战争中,新四军深入华中敌后战场,像一把钢刀直插敌人的心脏,在华中敌后的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用艺术形式充分展现这段光辉革命历程,是艺术工作者庄严而神圣的使命。

从本质上讲,《铁流东进》是一个关于“寻找”的故事。在剧中,“孙子”贺电在现实中“寻找”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爷爷的身份,“爷爷”李安本在历史中“寻找”战友们的光辉足迹,观众则随着祖孙两代人的视角,“寻找”着新四军革命先烈的初心。“寻找”是“代入式”的,它充分调动了观众的情感与情绪,调动了观众的好奇心与探寻历史的冲动,从而完成了舞台艺术与观众的互动。在“寻找”中,皖中独立师第三团与日寇激战白马山的历史隐隐呈现;在“寻找”中,彭大刀、小柴火等革命先烈的牺牲精神令人动容;在“寻找”中,作品完成了主题的升华:对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的深情致敬,对生生不息的红色血脉的自觉传承,对今天幸福美好生活的珍惜与自豪。

《铁流东进》在“以小见大”中完成了作品的情感传递。剧中的人物都是普通人,无论是讲述者还是剧中人,都是我们身边可感可触的。顾团长的礼贤下士、杜参谋的书生意气、彭大刀的快意恩仇、小柴火的单纯可爱……这些小人物的信仰力量,小人物的牺牲奉献,小人物的蜕变转化,能够格外引起青年观众的共鸣。“太平本是烈士定,从无烈士享太平”“军人离开战场有两种方式,凯旋或牺牲”,这些高度凝练而朴实无华的话语,也让青年人难以忘怀。作品对主题的升华也是通过吸引年轻人的电波密码完成的。“嗒嗒嘀嘀嘀,嘀嘀嘀嗒嗒”,这既是革命先烈从历史深处发出的红色电波,也是新时代青年对革命先烈“这个盛世如您所愿”的深情回应。情感的交互渗透和巨大冲击,就在这短短的两个多小时内,狭小的几十平方米的舞台上得以完成。这些新意充盈的年轻态叙事,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新的艺术空间。此外,剧中的舞美设计也是“小而精”的。舞台上高低不一的白色矩阵,排列成摩尔斯电码符号的形状,既写实又写意,可以完成无数个场景的排列组合。应该说,导演用这种小场面、小切口的方式讲故事,突破幕场的设置使节奏更快,通过情感的冲击使戏剧更具张力,是颇具艺术功力的。

该剧忠实于新四军皖中独立师第三团被日寇围困于白马山、后又成功突围东进的史实,但在如何讲述故事上进行了大胆创新。高度写实与大胆写意的交织,使这部话剧充满了艺术魅力。两代人的冲突、两个时空的交织、两种观念的矛盾,使该剧充满了悬念。该剧场景的转换不是通过场次实现的,而是通过叙述中历史与现实的自然转换。在舞台表现形式方面,该剧也进行了积极探索。特别是表现李安本在第三团无线电培训班当教员的场面,通过两根竹竿,模拟了他受伤坐在滑竿上被抬上山的姿态,也表现了三团官兵学习无线电发报的场景。这种在现代剧中大胆运用传统戏曲写意手法的探索,增强了话剧的艺术力表现力,值得充分肯定。此外,在背景音乐中加入了摩尔斯电码的元素,用男声合唱与哼鸣的方式表现出来,在“滴滴答答”的循环往复中,既与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年李安本脑海中的声音暗合,又表达出了激昂深沉的情感和神圣庄严的旋律。这些都丰富了作品的精神意蕴,彰显了话剧的美学风格。

(作者:刘笑伟,系《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军事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