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之舟》:主流军旅剧的现实主义回归

电视剧《和平之舟》本周在央视一套收官,剧作以鲜明的现实主义风格、厚重的思想主题表达、纪实的影像艺术呈现,在现实题材主流军旅剧中给广大观众带来了别具一格的惊喜。

我国现实题材主流军旅剧有着辉煌的历史和传统,《潮起潮落》《和平年代》《红十字方队》《突出重围》《波涛汹涌》《壮志凌云》《女子特警队》《DA师》《归途如虹》《导弹旅长》《士兵突击》等优秀作品表现人民军队发展变化,引领时代风潮,制作精良严谨,唱响家国情怀和大情大爱,在中国电视剧画廊中呈现出独特的军旅品质,留下一个时代的精神印记。同时也应看到,一些现实题材军旅剧过于强调动作性和武力值,往往以“打不打外国人”“打得热不热闹”、“打得惨不惨虐不虐”作为评估评判标准,主题先行搞创作,神乎其神编故事,恶俗口味猛迎合,在创作上不可避免地带来千篇一律、如出一辙的同质化现象,消费了题材,破坏了审美,误导了观众,在低水平、高消耗中恶性循环、周而复始。电视剧《和平之舟》赓续现实题材主流军旅剧的血脉气韵,深挖生活沃土,打破常规套路,扎实讲好故事,勇于探索创新,在艺术创作上回归本源本真,努力追求现实主义风格,呈现出清新扑面、与众不同的样式风貌。

题材独特,

讲好新时代军医故事

1997年出品的《红十字方队》是影响一代人的经典之作,25年来,仅有2011年播出的《远远的爱》一部作品讲述当代军医故事,《和平之舟》无疑是补白之作,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强烈的现实意义,是现实军事题材创作的拓展和延伸。剧作不同于常规意义上的医疗剧,而是聚焦和平方舟医院船,把海军军医群体作为主角,展现新时代人民海军崭新风貌,书写中国军医救死扶伤、医者仁心、国际大爱的责任担当。剧作打破军旅剧中人物成长史的惯用写法,独辟蹊径地通过成长性来塑造人物,表现出当代军医的风采气度神韵,特别是人物弧度贴近生活、贴近你我,始终追求一种真实状态下的艺术表达。

剧作元素多重,尤其写出了医疗救援时的惊心动魄、血脉偾张。《和平之舟》中没有常见的恐怖分子,没有围歼围剿时的作战厮杀,而是紧贴厚重宏大的主题主旨,围绕医疗救援讲故事做文章。一条船、一片海、一群人,通过一个个源于生活的真实故事和原型人物,讲述全体船员拯救生命时的团结努力、搏击风浪时的战天斗地、历险遇险时弥天大勇、传播友谊时的大爱无疆。在固定的时空关系中,从不同的维度表现和平方舟十多年来遍及五洲四海、开展军事外交的壮美航迹,生动刻画海军官兵播撒仁心大爱、传播和平友谊的动人形象,以怀柔远人的气度展现大国情怀胸襟,拓宽了现实军事题材作品的深度和广度。

情感质朴,

演好当代军人精神图谱

曾几何时,感情戏往往是军旅剧被吐槽和诟病的重灾区,从早些年的男主角爱与首长女儿谈恋爱,到近些年的新兵爆追女军官……各种套路吸引了眼球,“收获”了口水,骂声远比掌声多。反观《和平之舟》,人物情感脉络冲破男女主人公爱恨纠葛、三翻四抖的创作思维定势,从平凡人做平凡事入手,从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出发,写牺牲讲奉献谈奋斗,军味兵味战味浓郁,饱含深厚质朴的战友亲情。剧中张渡航与路阳在救治病患时的当仁不让、针锋相对,与妻子沈默的相濡以沫、相守相随,与孙诚海院长的如父如兄、提携点拨……其间有喜悦有甜蜜有放飞自我,有苦恼有惆怅有艰难取舍,通过不同侧面的情感表达,使人物更加血肉充盈、真实可信、充满温度,展现出新时代军人丰富细腻的情感世界和心路历程,极大地丰厚了作品的现实主义色彩,力求与观众实现情感上的共鸣。

现实主义是主流军旅剧的鲜明品格,是赢得观众、赢得市场、赢得时代的重要元素。近年来,《我是特种兵》《火蓝刀锋》《舰在亚丁湾》《天生要完美》《陆军一号》《马兰谣》《热血尖兵》《深海利剑》《利刃出击》《空降利刃》《蓝军出击》《号手就位》等充满现实主义风格的主流军旅剧作品,在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的基础上,始终洋溢着大气、厚重、深刻、真实的风格和气派,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和欢迎。主流军旅剧创作要高举现实主义旗帜,聚焦改革强军,紧跟时代步伐,创新艺术表达,探索制作模式,认真梳理和总结既往,已有什么、还缺什么、要补什么,争取对强军兴军进程中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重点阶段尽可能全覆盖,努力创作构建起反映新时代人民军队使命任务的光影谱系,以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奋斗新时代、奋进新征程,书写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史诗。

(赵卫国 作者为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编剧委员会副秘书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