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角度看《长津湖》,这部独具悲歌慷慨的中式战争大片!

这是一部悲歌慷慨的中式战争大片!

由北京市立项并大力支持的抗美援朝战争题材巨制《长津湖》,截至10月11日上午8时,总票房已突破41亿元,先后吸引8000多万观众走进影院,成为今年最成功的影片之一。该片也得到了评论界的一致肯定,电影专家们认为,《长津湖》战争场景大气磅礴,极具观赏性,强有力地振奋了疫情影响下的中国电影市场。

主题立意

英雄主义与家国情怀

“《长津湖》全景式地表现了中国军人保家卫国的血性精神和峥嵘岁月,再现了71年前志愿军以钢少气多的军魂捍卫国家主权荣誉的英雄气概。”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说。

上世纪60年代以后,抗美援朝题材的影片很少,进入21世纪以后,国产战争片的发展也较为低迷。“《长津湖》的出现,正好是我们需要对这场战争进行审视的时候,但这种审视很艰难,因为战争片一定会在英雄主义的基础上,加进深刻的历史反思,提升出思想和诗意来。”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田卉群认为,《长津湖》做到了这一点。

在呈现英雄主义方面,影片用中国人特别重视和熟悉的情节——“家”来串起所有人物。“影片一开始就是伍千里回家,对领袖毛泽东和毛岸英的呈现,也是父子关系,甚至对于指挥官宋时轮,他在考虑战斗的同时,也会担心战士们有没有衣服穿,就像一个父亲关心他的孩子一样。用‘家’的概念把人物放进观众非常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情感中,在这个过程中,英雄主义就开始出现了。”田卉群分析,片中所有的志愿军英雄人物都不是“不怕死的、没有家的、没有情感的”:已经化成骨灰的伍百里之死,让他身边的战友都感到痛苦;本来要退伍的老兵梅生,再度返回战场,心里一直牵挂着家中的妻女;在别人眼里,谈子为是“打不死的英雄”,但他自己却说“哪里有打不死的英雄”……“英雄就是明知道会死亡、会牺牲,但还是要去承担使命,因为有比死亡和牺牲更崇高的愿景在等待他。”田卉群说。

该片在战争反思上也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努力。“结尾伍千里制止伍万里的冲动时,以‘有些枪必须要开,有些枪是可以不开的’,阐明了中国军人面对战争的态度,这为影片增添了一部战争片应有的思想价值。”饶曙光说,这是《长津湖》在表现英雄主义的同时呈现的另一点非常珍贵的主题。

战争场面

气势恢弘而层次分明

战争片是考验一个国家电影工业、电影产业综合水平的重要类型。《长津湖》在沿袭中国战争电影一贯史诗风格传统的同时,在技术层面达到了国产战争题材影片的新水平。

“全片包含三个相对独立的故事篇章,第一章讲述抗美援朝战争及长津湖战役的运筹和动员过程,第二章讲述第七穿插连入朝后遭遇敌机轰炸并执行运送电缆任务的故事,第三章讲述第七连奔赴长津湖围歼美军的故事。”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暨文学院教授王一川说,三个故事本来各有其相对独立性,但由于安排毛岸英担任给七连下达开赴长津湖作战的传令人,得以相互串联起来,将三大篇章整合为一部超大规模巨制。“这部电影在抗美援朝题材作品中取得新的影像美学突破,也是中式战争大片的一部重要力作。”王一川评价。

《长津湖》营造的全景式战争奇观场面恢弘而层次分明。“它虽然以我方为主视角展开叙述,但也引入了敌方视角,不仅刻画出我方国家领导人、指挥员和士兵的状况,而且还适当选择了敌方国家领导人、指挥员和士兵的状况加以展示,将前方与后方、主战场与次战场等融为一体,既可见到敌我双方指挥员和士兵的群像,而且还展现出敌我双方运筹战争的后方领导人的群像。”王一川说。

片中的三场战斗戏,则让饶曙光感到震撼不已:“遇袭的长镜头、遭遇战的多视点切换、长津湖大战的快速剪辑,呈现出形态各异的气氛效果。影片整体气势宏伟,战斗细节表现丰富,大量手持摄影和快节奏剪辑营造出极强的临场感。片尾的‘冰雕’场景使观众共情。”此外,他还认为该片战争场面的音效逼真,尤其弹道的声效突出。

人物塑造

英雄群像各具特色

《长津湖》在取材真实战役的基础上,没有陷入单纯战争场景展示的泥沼,而是在叙事上以“人”为主,塑造出伍千里、伍万里等七连的集体英雄群像,演绎出青年一代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保家卫国的舍身情怀。

“这一群英雄不仅是全明星阵容,而且各有特色。伍家兄弟是全片主角,哥哥伍千里是智勇双全的战地指挥员,弟弟伍万里起初具有野性和叛逆性格,但在连队众人合力帮扶下,迅速成长为英勇无畏的战士;排长雷公是普通老兵的代表,是我军光辉传统的传承者;指导员梅生来自大上海,会英语,对未来生活有憧憬;排长余从戎性格开朗乐观,喜欢开玩笑;神枪手平河沉默寡言,面对敌人勇敢沉着,弹无虚发。还有毛岸英、杨根思的牺牲,以及‘冰雕连’的英雄群像,都让人肃然起敬,充满怀念和感恩之情。”王一川说。

《长津湖》最终回答了一个萦绕在当代观众脑海中的一个疑问: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如此简陋装备及后勤补给,为什么依然能够打赢拥有世界一流装备和后勤补给的美军和联合国军?王一川说,该片用电影语言给出了有力答案,即“打赢这场战争的秘诀就是,新中国成立后民众的同仇敌忾之心和我军官兵的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他认为,这部电影将有助于增强国民的家国认同感和集体凝聚力,激励观众以爱国主义情怀和英雄主义精神,迎接和应对一系列新挑战。

“《长津湖》里的情感表达,让我想到两个词,一个是司马迁在《史记》里说的‘悲歌慷慨’,另一个是对曹操诗歌的评价‘气韵沉雄’。”王一川说,“这部影片有着情感激昂的高歌,抒发内心的悲壮情怀,令人不禁沉痛感慨,这场以弱胜强的辉煌胜利,是无数英雄的鲜血和生命才换来的,实在来之不易,今天的我们应倍加珍惜。同时,影片又从我军九十多年的历史中释放出一种沉稳而又雄健的气韵,诉说着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战士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传奇。”

饶曙光说,在战争叙事的主线下,《长津湖》最大限度地由个体视角出发,展示了多种情感。“细腻复杂的人物情感羁绊在以往战争题材电影中较为少见,这部电影有千里和万里的兄弟情、雷老爹与多代战士的父子情、七连战友情等多组复杂且具有人性深度的情感线索,这是影片对个体人性开掘方面所作出的努力,也能有效唤起当下年轻观众的共鸣。”

《长津湖》用真挚的情感奏响了一曲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锻造了跨越时空历久弥新的伟大抗美援朝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铮铮铁骨的真实生动写照,体现了不畏强暴、反抗强权的民族风骨。他们身上不辱使命的坚定理想信念和献身祖国的赤胆忠心,是民族风骨、民族力量、民族血性在战争中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精神在抗美援朝战役中的锤炼和升华。

(原标题:独具悲歌慷慨的中式战争大片 《长津湖》票房丰收强力振奋疫情影响下的电影市场)

(记者 袁云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