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不妥协 专访兮有视频创始人王茜麟

2018-07-09 17:07 中国娱乐网

  “其实每次打下哈哈哈哈的时候,我都是流着眼泪的。”

  

  2017年3月15日,王茜麟在微博发布《关于我从汽车之家离职的一封信》,一纸洋洋洒洒写尽三年喜怒哀乐,算是给粉丝一个来往交待。

  在这份名字异常正式的声明里,“哈哈哈哈”出现了三次,关于“哭”和“流泪”的字眼也有三处。粉丝由此得知,那个在车圈叱咤风云的长腿女神、他们心中大条局气的东北姑娘“王兮兮”已坚守到了极限——“兮姐也走了”。

  在质疑和祝福声中沉寂了一个月后,王茜麟宣布创立兮有视频,单枪匹马杀进创业大军。虽然这个决定只是一觉醒来倏而冒出的想法,但她在执行落实上思路清晰,“拍自己喜欢的东西,说自己想说的话”。

  一年走过,“做自己”的兮有视频发展得有模有样,王茜麟带着已具规模的团队张罗起更多业务:跨界、做综艺、培养下一个自己……从疲惫峰值卸下枷锁,用不断尝试找回自由,不妥协的王茜麟很“横”,却“横”得简单自在。

  “做自己不难”,她笃定地说,“难的时候,不走弯路就不难”。

  做车圈女神,从“酷”到“爽”

  王茜麟加入汽车之家的消息,在2014年可谓轰动一时。

  在此之前,虽然汽车圈也有女车评人,但垂直领域毕竟还是男士主场。大环境的衬托下,一个开车技术好还兼有赛车场地执照、摩托车驾照的90后美女,又恰巧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出身,已足够让圈内前辈下出“好苗子”的定义。

  王茜麟的确爱车。大二那年,她和很多同学一样,有了第一辆属于自己的车,驾驶快感催生了对汽车配置等知识的研究欲望,她的专业素养由此积淀。不过彼时的她并不知道这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只觉得开车很“酷”,甚至她学摩托车,也仅仅因为看到师哥可以骑着摩托车在拥堵的北京马路上穿梭自如,“这个真的酷,一挂挡就感觉自己是个追风少年”。

  

  可这些异于普通女生的技能和心性,只够做一块进入汽车之家的敲门砖。工作属性加持下,王茜麟开始学机械知识,在全是机械达人的环境中逼迫自己放弃“今天背稿明天忘”的侥幸心理,主动投身到高强度学习中。两个月后,换玻璃水也好,检查发动机异响也罢,她终于把所有枯燥的知识钻研通透,并坚信自己远比4S店专业。

  接下来就是四季无差别出外景循环。冬天即使受冻也要穿的漂亮,夏天镶满蚊子包的皮肤被晒得一黑再黑、一层层掉。她横着不叫苦,“哪个汽车节目主持人不出外景?没必要差别对待”。

  

  但网友不这么想。只要王茜麟在两期节目中穿了一样的衣服,就会被追着问个不停,诸如“你今天的搭配不好看,是不是没钱买服装”“妆面不好看,化妆师是不是在黑你”……她为此不平,毕竟男主持人一夏天不换衣服都没人关注,可她无法否认,这是男主持人求不来的优势。

  随着专业水准逐渐被认定,对形象问题释怀且学会满足网友要求的王茜麟成为风头无量的吸粉强者。她会调侃自己最初学摩托车买的是几千元的水车、加入汽车之家只是为了每天都开不同的车——她学会了享受和百万粉丝互动分享汽车知识和个人生活的“爽”劲儿。

  

  也正是这份“爽”劲儿,让王茜麟知道自己真正该去做什么、闯什么、享受什么。尽管她在每天关注自己“怎么能一顿饭吃6个包子”的粉丝眼里,还远远达不到创业者的老练气质。

  “女老板”的骑士精神

  离开汽车之家的一个月里,王茜麟拒绝了很多前辈及同行的高薪邀约。她讲够了机械知识贯穿全篇的车评节目,因为内容太过专业枯燥,受众也太过垂直。学艺术出身的她始终有一颗在权威知识和大众喜好间寻找平衡的心,她想做有独特内涵的节目,无关盈利成败。

  虽然创业的决定简单冲动,但王茜麟敢做敢当。为保专业,她坚持组一支正规军:租下写字楼里的办公室、正式在网络平台招员工、业务流程均走正规的法律体系……尽管办公室占地不超过50平方米,招来的四五个员工都是应届生或在校生。

  好在王茜麟从未在视频内容上妥协。兮有视频的王牌节目《神经兮兮车评记》就是一档“专业知识丁点儿不落且大家都看得懂”的节目,它们带着佛系、感伤等多种情感和主题,带着王茜麟的基因和血液。因此,哪怕是接到商配(B端汽车厂商的广告合作)业务,王茜麟也会先就自己想表达的内容设定主题,再研究植入的细节。

  这无疑是艰难的。周播频率压榨下,节目无法期期尽如人意,王茜麟领着团队在极限中不断挑战,一步步提升视频的调色、剪辑、拍摄、主持水平,以用户为中心就有大众评审看样片,没有灵感就没日没夜地头脑风暴不罢休。她将其称为骑士精神——勇敢地自我挑战所有不可能。

  

  至于商配与品牌风格的权衡,王茜麟也回答得足够坦然:只需一方面对厂商负责,将其想突出的关键点无缝植入;另一方面对粉丝负责,拒绝掉要求过分和调性不符的合作。“今天雪老板给了一个亿让我们做广告”这种偶尔的求新求变,同样效果极佳。

  就这样,王茜麟又一次把质疑声变成了催更评论。只不过此时此刻,她不再单枪匹马。

  今年5月,一期以《平凡之路》为主题的片子上线一天内秒拍播放量超34万,大获业界和网友好评。其实这期节目的脚本只是王茜麟无心插柳的“听歌有感”,但团队仅为营造出开门全是光的镜头,就打了好几晚的光。“期间还有人打架辩论,特有意思;还有几个镜头不满意,缺一个电影级别的装备……”谈起创作,王茜麟滔滔不绝。

  她给了这期节目60分的及格分,却难掩眼中的自豪神色。“我庆幸团队和我一样有对片子的执着。我一直告诉他们几十年后回首看到自己的作品,不能觉得跌面儿,反而能想到我们是怎样推翻重建、怎样齐心协力塑造了经典。我希望打上他们的名字时,他们是骄傲的。”

  谁说有个性就不是好女孩?

  或许是在视频内容上倾注了太多精力,作为老板的王茜麟在公司的其它业务上相当“省心”。她乐于退居幕后,对于所谓的合作伙伴饭局,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我其实挺变态的。”被问到拒绝饭局而造成的损失时,王茜麟给出了这个答案。之后,她对“变态”两个字做了进一步阐释,“我是个挺横的人,不想做的事谁也不能让我做。对于想做的事,能走直线就不走弯路、不走捷径”。

  

  这并非小有成就后的自命清高。早在大学时期,凭身高、形象优势入选某模特大赛前60名的王茜麟就因为不想给评委看自己的泳装秀而纹身退赛;在高中、大学兼职平面模特时被示好,她也会毫无顾忌的掀桌子走人。在她看来,自己的做法简简单单,毋庸置疑。

  至于高度的原则性和果断的性格何时形成,王茜麟也无法给出一个时间截点。在黑龙江大庆度过的童年时光中,她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温柔,天天惦记着到小卖店买“头卡”。如今想起,她不禁拽着藏蓝色的OL风连衣裙皱起眉头。

  但她确定的是,她享受这种“做好人”的简单状态。无外乎外界所看所想,她对是非取舍都有清晰的认知,大可不必拖泥带水。同时,她还是那个不爱出门的小女孩,需要朋友在有事时开门见山才会回复,杜绝闺蜜团前呼后拥的名媛生活。

  

  “你会相信一个热衷染银色、粉色、紫色头发,骑大排摩托车疾驰的年轻女生从不去夜店吗?但我的确是。”相比于一时欢愉,她更愿意和现在已经成型的团队泡在一起,对她而言,短短一年内找到一群和自己价值观一致的年轻人共同努力,是天大的开心事。

  如今,兮有视频已经自给自足,越来越多的厂商和平台登门寻求合作,一切都水到渠成。王茜麟知道,这是放慢节奏的好时机。她报了游泳班、钢琴班、架子鼓班,打算找回缺失的个人时间。

  

  但她没有停止思考。兮有视频今年的重头项目“极限女神缔造”正在筹备之中,王茜麟表示,这是一个培养汽车圈专业女主持的综艺节目,将会把女车评主持人如何化茧成蝶的过程记录下来。那些她曾走过的路,她希望在更多有能力的后辈身上复制,然后因材施教进行进一步的投资和孵化。

  

  汽车圈的同行看不懂王茜麟的格局:这不是在培养自己的竞争对手么?但王茜麟很清楚,她注定把一辈子都给了汽车,但却绝不止用做车评主持人这一种形式。事实上,她正考虑跨界成为一名旅行博主,驱车前行,看世界繁华。

  

  依旧是不记成败的变化决策,王茜麟一如既往地给出解释:想做就做。但这一次,无论对于行业、团队还是自己,她都承载了更多责任。

  今年6月3日,王茜麟以“王兮兮”的名义在微博回应粉丝的生日祝福:“兮兮会更努力地生活和更用心地做节目。感谢有你陪伴我。 ”她感恩粉丝,感恩团队,感恩幸运眷顾,唯独没有感谢自己。

  

  从来做自己,做到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总结一年多奔波劳碌,她微笑着自责:“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创业了。”

  短暂的停顿后,她又大笑着补充了一句:“假话”。

责编:周楚梦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