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一建议各省举办农村文化活动月 助力乡村振兴

2018-03-09 13:00:00 网易娱乐 分享
参与

  湖南湘阴“农村文化月”开幕式上乡村广场舞大妈们载歌载舞

  2013年张一一用个人稿费资助180多名农村学子远赴湖南韶山参观毛主席故居

  农村文化月系列活动之一的“农民棋王象棋争霸赛”得到各地村民积极参与

  “稻穗”是总奖金达十多万元“农民文学奖”获奖者的“奖牌”

  “农民文学奖”已成为中国民间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大奖之一

 

  作家张一一个人出资为100多位爱好文学的农民主编出版的诗文集深受欢迎

 

 

 

 

 

 

 

 

 

 

 

 

 

张一一全国范围内征集出版的各省市200多位农民作者诗文集《农村好声音》

农村文化活动月“千村计划”和“农民文学奖”发起人、民建会员张一一近日表示,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为乡村发展勾画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恢宏蓝图,将促进农业农村发展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更是将“乡村振兴”摆到了全所未有的高度,成为全国上下关注热议的高频词,种种迹象表明,乡村振兴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而在全国各省市农村广泛开展“农村文化活动月”,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加快解决当下我国许多农村还普遍精神贫乏的社会问题,助力乡村振兴已成为当务之急。

张一一表示,中国现有农村常住人口接近6亿人,农村户籍人口有8亿多人,乡村户籍总人口9.7亿人,中国的现代化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是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后劲也在农村,农民作为中国社会的基石,只有中国近10亿农民素质的提高,才有中国国民整体素质的提高,实现“农民梦”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前提,在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群众物质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改善提高而当下的中国农村依然普遍精神贫乏、生活空虚的社会背景下,在全国各省市农村每年举办“农村文化活动月”和“农民文学奖”评选很有必要。

  2013年,张一一率先在家乡湖南湘阴发起“农村文化活动月”千村计划,农村文化月开幕式农民才艺展示、“10大农民榜样”和“新乡贤”评选,“农民棋王”象棋争霸赛,知名作家和报社出版社负责人农村中小学文学讲座,高校老年人大学与农村老年人活动中心“夕阳红,校乡情”互动,给农民出书以及启动“农家大院”、“农民大舞台”、“农民运动会”和农村中小学“无尘课堂”与“环保教室”等十多个接地气的主题文化活动得到当地群众和社会各界积极好评,被新华社等权威媒体誉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一次成功实践”和“中国小城镇文化建设的典范之作”。

针对当下许多农民文化生活空虚的现状,张一一在第二届农村文化月又增设“农民文学奖”,在城乡结合部擦鞋的农村中年妇女蒋慕平凭借短剧《擦鞋》获奖,李红旗、潘俊权、张志明等农民获提名奖;第二届“农民文学奖”由年近七旬的渔民危勇获得,他被一些网友质疑山寨骆宾王《咏鹅》的18字《咏鸡》诗一度引发网络热议,但农民从事文学创作获得了大多数人力挺,我国著名青年艺术家李玉刚、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等社会各界人士均对农民观察生活、热爱生活、坚持文学创作之举积极点赞;今年的第三届“农民文学奖”由中国90年代以来唯一一本诗集过10万册销量的农民女诗人余秀华摘得,并获得了由张一一赞助的3万元奖金,另有来自贵州、山东、湖北、河南等全国各地的况从军、谢红艳、朱子正、周仁章、潘太光、卿少新、黄杨、王德平、潘东贵、童丽君等30多位农民作家、诗人、文学爱好者分别获得“农民文学奖”提名奖、最佳组织奖、特别贡献奖、最佳楹联奖、最佳诗歌奖、最佳散文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等奖项,并各分享500元到5000元不等共计10万元的文学奖金。

而从2013年到2018年的6年间,张一一累计个人出资上百万元在全国各地赞助举办农村文化活动月以及“农民文学奖”评选,一度捧红了蒋慕平、危勇、余秀华、况从军、谢红艳、梁武钦等多位农民诗人,他们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和“新乡贤”,为乡风文明、社会和谐和农村精神文化建设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张一一表示,中国农村是一个广阔的舞台,他个人的力量太渺小,希望社会各界更多的有识之士一起来回馈家乡,在各自的家乡组织举办农村文化活动月,他将义务提供各种技术指导和帮助,为“乡村振兴”国家战略贡献自己的力量。

  附张一一《农村好声音》序

  2013年9月,目睹家乡农民贫瘠的精神文化生活,我在湖南湘阴老家赞助发起了首届“农村文化活动月”。开幕式上,身后有人递过来一本小册子,说是当地一些爱好写作的农民作者写的,让我看看写得怎样。我心中一动,翻开一看,不由肃然起敬:这些农民作者的写作水平,竟是大大超出我的预期,尤其他们创作的一些楹联和近体诗词,格式整齐,颇有意境,其文学素养当还在某些“纵做鬼,也幸福”的作协主席之上。我想我应该为他们做一些什么。

  经过一年多的酝酿筹备,“农民文学奖”作为2014年第二届农村文化活动月的十大主题活动之一正式启动。首届“农民文学奖”颁给了农闲时在城乡接合部擦鞋的农民女工蒋慕平,潘俊权、李红旗、张志明等几位平均年龄近70岁的农民作者获提名奖。

  蒋慕平说,“我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如意的事,只有在写作中才能找到我自己。”蒋慕平的写作在他丈夫看来纯属不务正业,既看不到在哪些报刊发表,更没有挣到多少稿费,还浪费干活的时间。有一次因为她熬夜写作没把家务做好,丈夫一气之下一把火把她两箩筐的稿子都给烧了,她黯然神伤,却没有能力反抗。

  蒋慕平获得首届“农民文学奖”和八千元奖金被电视台竞相报道以及县委县政府正式颁发的“2014年度十大新闻人物”的官方表彰后,丈夫才总算露出一丝喜色,开始不再反对她的写作,53岁的蒋慕平说,“我的心开始在文字中变得丰盈起来,变得年轻起来”。

  66岁的渔民危勇获得2015年的第二届“农民文学奖”,刘叙龙、孙冬春、张中一、周菊清、张志民等十多位农民作者获得提名。

  危勇因一首只有18个字的《咏鸡诗》“鸡,鸡,鸡,尖嘴对天啼。三更呼皓月,五鼓唤晨曦。”获得这届农民文学奖“平均每个字值556元”以及被一些网友质疑“山寨骆宾王《咏鹅》”而爆红网络,被全国几百家报纸、网站、电视台等跟进报道,一夜之间成为中国最为炙手可热的农民诗人之一,许多网友纷纷作《咏鸭》《咏猪》《咏狗》《咏牛》《咏官》予以唱和,“农民写作的文学性还是积极性哪个更重要”成为社会各界持续热议的话题。

  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同志在全省农村工作会议上表示:湖南的农村文化月活动举办得如火如荼,其经验值得作为农业大省老大哥的山东学习借鉴,尤其像农民诗人危勇这种热爱生活、书写生活的典型应多树立、多报道。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次日派出特稿部资深记者赶到湖南采访危勇等多位农民诗人,并在2016年1月16日发出题为《这里的农民爱写诗》的长达一万多字图文并茂的整版特稿。危勇俨然成为闻名当地的“乡贤”,远近乡村有婚丧嫁娶之类的大事儿,如果请到他做一副对联或者写一首诗,或装裱悬挂,或当场宣读,那是挺有面儿的一件事情。

  2016年的第三届“农民文学奖”已跨越了湖南的地域范畴。“她骨子里的直率是生命对世界毫无保留的坦诚,她蹒跚行走,却能自由舞蹈。在满面尘灰的生活里,她写下了惊世骇俗的诗句,为灵魂的旷野献上了朵朵精美的鲜花,让摇摇晃晃的人间,得到了一种诗意的平衡和提升。”作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唯一一位诗集超过十万册销量的现象级诗人、湖北籍农民女诗人余秀华获得第三届“农民文学奖”、三万元奖金和诗一样的颁奖词,另有来自贵州、山东、河北等多地的30多位农民作者分别获得提名奖、年度楹联奖、年度诗词奖、年度散文奖等多个分项奖项和几千元不等的奖金。

  余秀华现场朗诵了她的新诗《何须多言》:“……对你的爱,何须多言,此刻,窗外蛙声一片,仿佛人间又一个不会歉收之年。”她的朗诵很吃力,却打动了现场每一个人的心。

  我广泛征稿并担任主编的《中国梦·农民梦》一书由国家级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后,那些发表了自己作品的农民作者一个个爱不释手喜上眉梢,逢年过节,他们小心翼翼把书拿出来,找到自己的文章和名字,不无骄傲的展示给城里回来的子女、亲戚、朋友们看,有一种只有他们才能体会的满足和喜悦。

  时至今日,“农民文学奖”的星星之火,业已成为燎原之势,全国各地已有越来越多的农民作者,有了更大的热情写作,他们观察生活、书写生活、赞美生活,我手写我心,讲述一个个发生在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鲜活故事,积极传播中国农村的好声音。

  对于2018年的第五届“农民文学奖”和《农村好声音》这一本全国几百位农民作者用心创作的诗文集,让我感动,且又充满期待。如果中国8亿农民都如他们一样有一种对文学的向往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那对于我们整体国民素质的提高,对于乡村的振兴,对于文化的复兴和大国的崛起,无疑都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

  我的力量如此微薄,但将不忘初心,永远砥砺前行。

  丁酉岁冬月,一个农民的儿子,在回不去的乡愁里。

责编:季芷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