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大侠:不想做大侠的音乐人不是好的女主播

2018-01-12 12:49:00 中国网 分享
参与

  “努力了这么多年,我终于站在他身边了!”

  12月28日凌晨0点52分,吴佳琳发了一条微博。几个小时前,她带着亲手捏一套7个葫芦娃泥人和自己的专辑,在成都演唱会的舞台上,见到了偶像大张伟。

  小时候,吴佳琳在违抗父母“旨意”坚决搞音乐的时候,大张伟的歌是她情绪的纾解。“最苦闷的时候,就听听他的歌,就这样革命的感情。”

  “她给了我一张专辑,说里头有首歌是给我写的!”舞台上,大张伟站在吴佳琳对面,一边和她对话,一边与台下的粉丝互动,“她刚在台下说要我给她报销一下那个录音的费用。”

  这是正是一场由陌陌和大张伟共同举办的“人间精品MOMO惊喜派对”演唱会,吴佳琳作为陌陌直播年度盛典第三季十强主播的“外卡”选手,得以和自己的偶像同台。

  在陌陌直播的上,吴佳琳有一个更为粉丝熟知的名字——琳大侠。

  2017年3月3日,未曾有过任何直播经验,吴佳琳加入了陌陌直播,用连着耳机的麦克风,在只有几个人的直播间,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场直播。

  10个月后,“琳大侠”已经变成了26级的王牌主播,粉丝数突破了7.6万。

  早晨6点,在上海市区一间工作室里,手机闹钟开始叫吴佳琳起床。两个小时后,她才能真正下地活动。

  工作室里有一个小角落,吴佳琳封了这里的一扇窗户,摆了一棵绿植,挂上几个吉他,支起了一架电子琴, 这里就成了她的“演播厅”。

  梳洗、化妆、搭配服装、准备道具,10点,她坐在“演播厅”,打开陌陌直播平台,“琳大侠”的直播正式开始,直到中午。

  晚上8点,换了服装和妆容,坐在同样的地方,吴佳琳又播了3个小时。晚上11点下播后,她尽快收拾,12点以前必须睡觉。6个小时以后,闹钟又会叫醒她,开始另一天行军打仗一样的日程。

  “就把自己想象成一台春晚。”,这是吴佳琳为自己的直播设定的基调。

  而这台春晚上,她就是全部的演员。她要说,要唱,要弹琴,要作画,把人生前25年蓄积的才能在这里毫无保留地展露。

  

  

  3岁开始学画画,国画、素描、速写都擅长,大学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影像传播专业,学习平面,视觉,摄影,摄像,导演,编剧等课程;

  4开始接触音乐,9岁独立创作音乐编曲,通晓的乐器需要你去百度搜索——吉他,手碟、键盘、口琴、古筝、乌克丽丽、卡宏鼓、巫毒鼓、架子鼓、asalato ……

  7岁参加体训队,12岁进入少体校队专业学习跳高项目,初三时因为身高不够,从体校重返初三准备中考,因为是班里唯一一个体校学生,被赐名“琳大侠”。

  虽然17岁时,吴佳琳就在上海卢湾体育馆开了第一场个人原创音乐演唱会,但是在直播的摄像头前,她却有了些忐忑。因为在这场“春晚”上,她不仅要承担所有的表演,她还看不见台下的观众。

  “以前的那些观众是直接你能看到他们的表情,他们对你这个歌的反响,好和不好一眼能看得出来,他们有没有进入到你的故事、歌声里面,就能看得到。”吴佳琳说,“但是直播里,你看不到大家的表情, 如果他不打字的话,就不知道反馈。”

  但是很快,面对这些看不见的观众,她的忐忑变成了适应和惊喜。 她发现,这里的观众可以非常礼貌,点歌的时候会问问你愿不愿意唱;有些粉丝专业知识不一般,两人能就音乐问题探讨一二;她的粉丝里有不少高材生,复旦、同济、北大的朋友常有光顾。

  除了唱歌聊天弹奏乐器,“琳大侠”有更多的办法让粉丝走进直播室。

  “我用相机记录着你,从豆蔻风华到白发,岁月用时间画着你,从青春到醇香,我用一生呵护着你,从相识相恋到相依,暮色用光影着凉你,我最美的你。”这首歌名为《Sophia》,是一位男粉丝讲述的自己和妻子的爱情故事,两人相识相知,共同游览世界,结婚生子。

  

  每个月的10号,是她直播间的音乐专场,这一天,送礼物最多的粉丝可以向“琳大侠”讲一个自己的故事,然后她以这个故事为题材,为粉丝写一首歌。

  每个月20号,又是书画专场。 送礼物最多的粉丝,可以点名“琳大侠”为自己画一幅画。过去几个月,她已经画出了《清明上河图》、《苍龙戏珠图》、《壮丽中华-万里江山图》、《苍鹰立雪枝》,几乎每幅画都是两米长卷,要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下一幅,她要画的是《百骏图》。

  “要让粉丝看直播物有所值,肯定要对自己的节目有一定的策划和安排,不是想到哪里就演到哪里的。肯定要规定一个你隔多久要表演一下自己的才艺,表演的才艺又不能单一,”作为官方的王牌主播,吴佳琳有着来自自己和官方平台的严格要求,“还有你怎么样跟粉丝沟通,在这个平台上人家不是光来听你唱歌的,你得跟人家要说话。一开始我是不太会这些的,后来慢慢的跟大家熟了以后发现,他们还挺喜欢听我单口相声的,单口二人转。”

  “这个不能涮火锅,只能烤馕,”12月28日晚上的直播里,吴佳琳打起了手碟,这是一种外形像一口锅的乐器,在2000年由两个瑞士人发明。她调侃这个乐器能烤馕。

  看过吴佳琳直播的人,会有一种同时走进了live house 和德云社的感觉,上一秒她还白衣飘飘地弹着吉他,下一秒她就开始了单口相声。虽然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但是吴佳琳说起话来却带有一种非常脱口秀感觉的北方口音,对着粉丝叫“老铁”的时候,有着北方姑娘的娇憨。

  吴佳琳在直播中,也有自己迈不过去的坎儿——不太会撒娇,不会问粉丝要礼物。“我顶多叫他什么什么大兄弟,什么什么哥那种妩媚的话我也说不出口。”

  少说几句漂亮话,在直播平台上,结果就是实打实的收入差距。

  一场直播下来,手机屏幕左上角,“琳大侠”的星光值基本稳定在10万。在陌陌直播的平台上,这个数字意味着观众送出了价值人民币1000元的礼物。平台分成后,剩下的40%归吴佳琳个人。

  一场直播收入几百元,这和许多人对于“女主播直播一场顶别人一月收入”的印象大相径庭。

  直播资源服务平台“今日网红”的数据中,8名陌陌主播日均收入都在10万人民币以上,“百变的舒舒”、“洪小乔red”、“王呈章”等知名主播,总收入可达数百万乃至千万以上。2016年,陌陌年度十大主播累积收入达到了1.15亿元,把很多A股上市公司甩在身后。

  “真的就是有那种大哥,就觉得想为主播花很多的钱,送很多的礼物,基本上人家的投资都是百万、千万级别的,”打过陌陌年度比赛的吴佳琳对粉丝送礼物的疯狂惊叹,但是,她显然不是属于金字塔尖的人,“我的直播间就不太一样,你可以看到,每天我的直播间里面的状况就是星光可能十万左右顶天了。但是这十万星光里,却有几百人为我付出掌声和小礼物,这个数字代表了他们对我的认可,这比一个人给我十万星光更令我感动。”

  吴佳琳身上少了很多女主播的“野心”。她向这个平台索取的,只是更多听歌的耳朵。

  “一个朋友跟我说,你的歌曲的数量相当于一个成熟歌手每年发的歌曲数量了,但是就是没有人听到。你不能有了一个果子让它烂在土里。”

  作为一个独立音乐人,陌陌给了她一个可能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个人宣传平台。

  在这里,她不需要十分高级的音响器材和个人包装,也不用受到太多来自公司性质的约束,只需要抱着吉他唱歌给粉丝听。在10个月的直播时间里,她的粉丝达到了7.5万,虽然她笑言这是太缓慢的增长,但是她在乎的是屏幕右上角那个代表人气的数字中,真的有多少人在听她唱歌。

  虽然是王牌主播,享受平台提供的推荐位,但是由于王牌主播数量众多,每个主播能够出现在推荐位上的时间非常有限。

  有一次早晨,通宵作画、饥肠辘辘的吴佳琳正准备去买个心心念念的葱油饼当早餐。突然一个在美国的“老铁”进入了她的直播室,送了几个礼物后,居然把吴佳琳送上了陌陌的小时榜。

  清晨时段,直播人数并不多,不少刚睁开眼睛想扫一眼直播的用户被吸引进了吴佳琳的直播间。一时间,从天而降的几千个观众。

  “然后我就不去买葱油饼了,”机会来之不易,吴佳琳赶快跑到工作室的“演播厅”,“画也不画了,饼也不吃了,就去播,熬完通宵后又开始唱,一直播到中午。”这一次,她的星光值冲到了一百万。

  “女主播”在近几年,从特指少数人的专有名词,变成了可以代表一种职业的普通名词。顶着这个头衔的女孩,希望获得关注、名气和金钱,必然也要像所有的上班族一样,付出对等的时间和努力。职业心,在任何古早或新兴的行业,都是入行标配。

  吴佳琳说,自己是射手座,天性追求自由,不愿意受到太多的限制 。为了音乐和创作的自由,更为了保留生活的自主权,她放弃了不少工作邀约。虽然她还远没有挖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但是她并不愿意为了名利而吃相难看。

  虽然直播要占去她一天四分之一的时间,但是在她的真实生活中,这个比例要小得多。

  关掉摄像头,吴佳琳回到了现实世界;走出“演播厅”,她置身于一家名为“小小森林工作室”的设计公司。她是工作室的创始人, 是自己口中的“苦逼创业者”。

  工作室总共6个人,为客户提供不同产品的设计方案,从平面设计,到视频拍摄,甚至到蛋糕设计。吴佳琳要统筹所有人的工作,有时要亲自设计,还要管理员工的工作安排。

  她是创业者,是音乐人,是爱做饭的厨子,是扮成圣诞老人的慈善志愿者,是看到朋友圈里别人晒作品、晒成功会自省甚至自卑的年轻人,和所有人一样,每天在不同的维度空间来回穿梭,并在不同的空间规则下认真生活。

责编:周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