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我向往的状态是,也许什么都没有,但是什么也不缺

2017-09-04 13:3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摄影师/李樵;服装造型/陈晨;化妆师/付天娇

  服装品牌鸣谢:白色毛衣及黑色百褶裙/GEGINA

  军旅风外套及牛仔裤/J&Nina

  珍珠款短靴/MIJI

  《我的前半生》热度炽盛之时,节令正当小暑与大暑之间,火气正旺的群众因为“凌玲”这个角色而迁怒演员吴越,天南海北的奔到她微博里夜以继日地喊打喊杀。那一边,吴越关掉评论,赴五台山,清凉,清静,行禅。

  所谓“行禅”,就是以步行来作禅修。这是每年7月吴越必做的功课,用4天的时间听讲、实践,提升自己。白天,她关掉手机,步步为营地修行,在行走中找到自己;晚上回到住处,连通外部世界,接收恶毒的诅咒,还有友人路人真挚的问候。

  她第一次上热搜,也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热搜。她没想到观众对凌玲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凌玲并非大奸大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不完美的女人,曾经在爱情与柴米油盐之中迷失过、报复过,有吃相很难看的时候,最终回归了常态,然而也正因为这种不完美而倍加真实。“人不能回避自己不完美的部分。真实的人一定不完美,一定有自己的缺点,不会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阿信、刘慧芳那样。”吴越说。

摄影师/李樵;服装造型/陈晨;化妆师/付天娇

  服装品牌鸣谢:白色毛衣及黑色百褶裙/GEGINA

  军旅风外套及牛仔裤/J&Nina

  珍珠款短靴/MIJI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谅解凌玲呢?吴越觉得,可能是凌玲表现的有些东西是他们没有听过见过的,比如“爱你是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在有些人看来,这是很自然的,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另一些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生活和想法,所以不接受。

  “外界的这种强烈反应,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种表扬”,吴越将这些年的学习、阅历,所有习得的东西统统放到了凌玲这个角色上。事实证明,她做对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吴越拼命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还年轻;而到了四十岁以后,对于很多事情,她渐渐看淡、放下了。“中年,会有很多狼狈不堪,很多理想与现实互相挣扎的时刻,这种状态与二十几岁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吴越说,“要hold住这段对女演员来说极其重要的时光,必须要学习。”

摄影师/李樵;服装造型/陈晨;化妆师/付天娇

  服装品牌鸣谢:白色毛衣及黑色百褶裙/GEGINA

  军旅风外套及牛仔裤/J&Nina

  珍珠款短靴/MIJI

  怎么学习?从每一本书,每一张画,每一部电影,每一段旅行中学习。平时路上,她订阅各种广播,尤其爱听梁冬讲浩瀚的《庄子》;夜晚家中,她总会在睡前留出阅读时间,看智者如何悟道;旅途之中,她最流连的是各种画廊、博物馆,前年的欧洲之行,她放弃了很多常规景点,一头扎在博物馆里,看毕加索的画展,罗伯特·德尼罗的电影展,拜谒梵高的故居、赫尔辛基独具匠心的岩石教堂……在她看来,这是见世面,见天地,而你所得到的回馈,是积累,是营养,是想象力、敏感度。

摄影师/李樵;服装造型/陈晨;化妆师/付天娇

  服装品牌鸣谢:白色毛衣及黑色百褶裙/GEGINA

  军旅风外套及牛仔裤/J&Nina

  珍珠款短靴/MIJI

  最难忘的,是2010年去四川阿坝州壤塘县的旅行,那里有密宗的寺庙,那里也是全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但是,无论生活多么困难,孩子们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纯真的笑容,让吴越刻骨铭心:“他们什么都没有,但是什么也不缺。”

  许多人以为小孩子不值一提,吴越不这样看。她喜欢奈良美智笔下的娃娃,因为她们看似古怪,却带着一种难得的天真。“其实人生在世,走戏太深了很容易丧失天真。这个东西没有了,你的人生会更加艰难。”

摄影师/李樵;服装造型/陈晨;化妆师/付天娇

  服装品牌鸣谢:白色毛衣及黑色百褶裙/GEGINA

  军旅风外套及牛仔裤/J&Nina

  珍珠款短靴/MIJI

  年过不惑,吴越依然渴望保留住这份天真,不刻意,不做作,不抗拒自然变化与衰老,三年来几乎很少用护肤品,洗脸、擦身体只用一瓶东西。在她看来,所谓“逆龄”这种事,只存在于美图软件里。

  她说,自己后半生的理想状态,就是和她当年看到的那群孩子一样,也许什么都没有 但是什么都不缺。

责编:王清妍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