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天朔:在狱中看三个月死刑犯 看一天减一天刑

2015-07-30 11:37:00 凤凰网 分享
参与

  《非常道》节目播出“臧天朔:来日方长”,以下为文字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您在里面毕竟是一个公众人物,你跟那里的人相处,也肯定跟别人的方式不一样。

  臧天朔:对,开始人家见着了,人家也懵,但很快地,你要适应,人是唯一的一个,作为身体最伟大的反应,就是他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比如,监狱有监规,都有监规的,还是有很多得到了一些异样的眼光,得到了照顾,都非常异样,但是不能说是方便,很多异样的东西。有这么一个经历,将来肯定能写本书,肯定都是你们永远见不到的,永远见不到,离地狱就这么一个门。

  凤凰网·非常道:这是您亲身经历?

  臧天朔:对,看死号,看死号待三个月,看死号可以,待一天减一天,待一天减一天,有一种特殊的回报,等于是你在替政府在工作,那些马上不知道何时,哪天就贴了,贴墙上了,就枪毙了或者怎么样,就这些人。

  凤凰网·非常道:看过一些报道,这些人在最后的阶段,经常会用特别极端的方式。

  臧天朔:很少。他们的意志都早已经被摧毁了,什么叫“陪号”呢?就是看着他们,不让他们出现这种情况。当然,也有很多那种特别,我觉得陪号的人,可能有些人心态有问题,对他们特别不好,我还经常劝他们。以后有机会,我会把这些变成书,很有意思。还做过文秘,比如说给整个看守所里,做广播节目,做了一个月。

  凤凰网·非常道:放音乐。

  臧天朔:放音乐,把我自己喜欢的,比如有自己喜欢的音乐贴上,比如给他们念唐诗,配上自己喜欢的音乐,还做片头,互相接什么的,挺好玩的。

  凤凰网·非常道:公众人物在那样一个环境中,他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另眼相待,但也非常容易受到,别人过分的一个仇视。

  臧天朔:没有,那个时候就是弱肉强食,你要是怂了的话,那没办法。因为毕竟是所谓的法律的中心地带,因为还有规矩,有监控,有警察,但是里边就是一个小社会。

  凤凰网·非常道:特别原始的那种。

  臧天朔:对,你不能,该干就得干(笑),该干就得干。

  凤凰网·非常道:在(监狱)里面,比如说自己会弹吉他,有人找你说会弹吉他,(你)不信,然后就让他弹,然后可以你就让他加入(乐队)。这个新闻让我印象很深,这些人在那样的环境中,被音乐所打动,是不是比现实中,你打动的歌迷,更让你觉得满足。

  臧天朔:首先音乐等于是拯救了他,他们都判了十好几年,待了十好几年,每天做一件事情,但有音乐对他帮助以后,实际上辅助他完成这种所谓刑罚,伴随着他每一天。最起码他不用干活了吧,不管是铁活还是什么活,他肯定不用干活了。每天在大礼堂里面,风吹不着,雨打不着,躲避了风吹日晒。

  凤凰网·非常道:您是专业人士,平时是跟这样的音乐伙伴在一起。

  臧天朔:那没有办法,只能用时间你去训练他们。

  凤凰网·非常道:方式会变吗?

  臧天朔:会变,只能是寻找那种,让他们迅速能明白,迅速能能懂的,不管是节奏,和声各方面,马上能体验到的,特别特殊的一种教学方式。 

责编:张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