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搞笑艺人的“奇葩”副业:保洁员、做花盆无奇不有

2018-09-25 10:00 环球网

嶋田将骏的免费出租车给正业带来了不少帮助

硲阳平的副业是卖自己制作的花盆

山本正刚的副业是保洁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是时候允许副业了吧?有的搞笑艺人搭上了副业解禁的潮流,争先恐后开始了行动。有的搞笑艺人不再打工,在烧肉店经营和搬家业务上取得了成功,但还有的艺人却瞄准了保洁、盆栽销售和免费出租车。概括地说,就是未经深思熟虑的“副业艺人”。绝对赚不到钱?让我们一起跟随《日本经济新闻》走进他们心无旁骛认真做事的世界。

  “现在开始,这些脏东西要完全碎成渣渣!”听起来耳熟的“声音”在洗手间响起。     

  “咔!咔!”。声音的主人一边发出怪声,一边聚精会神地擦着马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过了一会,他擦着汗水,带着满意的表情说了一句话。

  “请看,干净的洗手间!”     

  那是谁?声音的主人是《龙珠》宇宙最强反派弗利萨……的模仿艺人、BAN BAN BAN组合的山本正刚。     

  弗利萨至今仍是很受欢迎的动漫人物,但模仿搞笑可不是不死身。在妻子生下2个孩子之后,山本正刚为了掌握一门手艺,选择了保洁工作。经过严格的修行锻炼之后,2018年2月开始自己单干。公司名就叫“宇宙第一”。就这样,弗利萨艺人并没有毁灭行星,而是干起了走进各家认真打扫卫生的副业。

  “我的打扫能力是53万”(编者注:源自弗利萨经典台词“我的战斗力是53万”),山本表示“我肯定是用全力打扫,请放心”,从一开始就显得干劲十足。《日本经济新闻》记者请其打扫自家的洗手间。跟着师傅学到的技术是不是宇宙最强暂且不说,但是十分专业。

  费用是打扫洗手间最低8000日元(约合人民币488.14元),清洗空调最低1.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32.22元)。每月能接到10单左右。“我参考了网上,设定了适当的价格”,虽然无法穿着Cosplay服上门,但山本认真地回应客户要求:“我可以带去弗利萨的声音”。很多客户都是龙珠的粉丝。     

  据说这份副业比打工更赚钱。但加上主业的收入也只能勉强抚养2个孩子。山本说:“在我的搞笑主业方面,宇宙第一实在不敢当”。主业不像弗利萨没有宇宙帝王的样子,但副业要另当别论了。为了实现扩大事业的野心,山本还问记者“想不想在我的手底下工作”,努力吸收人才。     

  副业的工作出乎意料地存在于身边。家里做园艺生意的硲阳平(搞笑组合“石桥硲”的成员)从1-2年前开始,自称是“园艺人”,销售自己制作的花盆。   

  硲阳平以前就经常在Instagram上发自家植物的照片,但他“觉得好像没有适合的花盆。于是就开始自己做”。就这样,心血来潮的硲阳平通过上网搜索,学习搅拌水泥、定型和涂漆,或许是做事还要靠行家,当日就做出了40个花盆。

  他的花盆品牌为“HAZAPOT”。价钱为2500-3000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152.55元-183.05元)。原以为这又是没有希望的副业,但根据旧衣服构思出来的设计受到好评,在Instagram和网上的订单不断。还有来自的服装店的订单。累计销售了1000多个,似乎逐渐赚到了钱。     

  今后的目标是制作陶器材质的真正的花盆。“我将从园艺人变成‘陶艺人’”。顺便说“完全不会对演技进步有帮助”。   

  那样可不行。搞笑组合Jyango的嶋田将骏就将副业和主业巧妙结合起来,获得了乘积效应。     

  他的副业是完全免费的出租车。2017年2月开始,自认为“可能是世界上首次”的免费出租车。

  “因为我有的是时间”,在末班电车结束的时间里,嶋田使用父母的车提供服务。根据推特上的要求免费接送。油费和过路费都是自己掏腰包。还在车上准备了饮用水和润喉糖。   

  免费当然算不上干副业。难道有什么隐情?面对困惑的记者,嶋田透露称“条件是‘成为朋友’”。     

  据称,截至目前接送了约200人,有很多人会来观看嶋田的现场表演。嶋田在剧场里的排名原本比较靠后,但在开始免费出租车之后,参演了搞笑节目《粗挽团》的特别节目等,主业也开始顺利运转。朋友就是资产。嶋田表示,“虽然因副业背上了债,但完全能收回投资”。     

  搞笑艺人在走红之前的演出费很低,通常要通过打工赚取生活费。从事新副业的他们,未来是光明的,他们都是“笑天家”。

责编:田朔萌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