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粒《好在》配《问题餐厅》气质上就是对的

2017-03-17 11:16: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文/爱地人)陈粒很红,已经是一个乐坛的常识。很多人更愿意窥探她成功的秘诀,甚至为她的鹊起想象出一个原因。更有甚者,还从音乐以外的角度,去解读成功哲学的成功必然性,但越说却只有越远。

  其实,陈粒的红,首先是创作的才气,其次是精神的独立,这两种东西融合在一起产生了化学反应,就有了一种很励志的结果。

  当然,陈粒更不容易的一点,就是在男性占据主流的民谣音乐圈,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这并不悲壮,却自成一道风景,如同早年的艾敬、蔚华,后来的曹方王筝,以及台湾地区的陈绮贞陈珊妮一样,这些独立女唱作人,固然有各自不同的风格和表述,但最终却都解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现代女性应该怎么才能体现出自己的现代性,它肯定不应该是对天长叹,而就是动手大干。

  性别权利的问题,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很多年以来,很多人都试着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艺术家却以各种的载体,尝试着不断提出问题,并且从问题的提出和发展上,寻求各种可能性的答案。

  即将在月底上线的网剧《问题餐厅》,就是这么一部关于性别权利的剧集。7个性格迥异的女性,共同经营起一家天台餐厅,由此通过这个“问题女性”的小集体,形成很多问题,并用精彩的情节,用态度去解决许多的问题。

  当然,艺术需要具象,同样需要抽象,需要画面,更需要想象。在现代艺术体系里,影视剧和音乐,一直是解决这种兼容问题最好的IP。《问题餐厅》这部剧集,在探讨“问题女性”的女性问题的同时,就同时有一首让独立女性现身发声的片尾曲《好在》,而创作并演唱这首歌曲的,恰恰正是这个时代独立女音乐人代表的陈粒。

  也许,直到现在,陈粒还被定义为民谣女歌手,而人们也习惯用自以为是的民谣概念,去界定和定义她的作品,但听这首新歌《好在》,显然会让那些以为民谣只是那样一种音乐的人,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民谣到底是哪样啊?民谣不就是用一把破木吉他,以最基本的那几个和弦,捣腾出一首歌曲吗?至于歌词的内容,更是不外乎理想、远方、希望、姑娘、迷惘这些词汇不同姿势的组合。中国民谣,也因为这样的误读和操作,慢慢与Low和土长相厮守

  有太多的前车之鉴,也让陈粒的这首《好在》,确实会让人以为听到的是一首假的中国民谣,因为这首歌曲很灵、很仙、很美,完全没有那种地下室和出租房才有的民谣味。虽然也是用吉他作为编曲的主导语言,但恰到好处的音效运用,尤其是和声的拼贴,假声的衬托,也让整首作品颇有一种4AD热潮时代的那种Dream Pop味道。简约却不简单的层次,也造就了这首作品在清澈韵律基础上的立体,由此也在看似朴素的元素上,形成一种晶莹的亮色,如水晶、钻石,也如那些泼墨写意的中国画。

  从听觉上来讲,这首《好在》也如李健的歌曲一样,给人一种唯美的享受,一种真正高于生活的艺术感和高级感。这无形中也在这个民谣火热的时代,给出民谣另一种颜色,它既可以是朴素的,同样可以是精致的,更可以又单纯又华丽。不矛盾。

  其实,由陈粒来演绎网剧《问题餐厅》的片尾曲,本身就是非常和谐的一个组合。不说性别,单就陈粒的创作本身,其实就是在主流音乐模式化的大背景下,一种逆主流而行,还原音乐独立性人格的最佳实践。再加上陈粒在意境呈现,以及音乐渲染上的独特,也让她渐渐成为这个时代独立音乐人、尤其是独立女音乐人的代表。

  这种音乐上的独立精神,和《问题餐厅》所要表现的女性的独立精神,实际上也是一脉同宗的。当然,陈粒的创作和演绎,又不是为影视而影视,依然自如的独立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不用具象的文字去套《问题餐厅》的剧本,去描述剧情和刻划人物,反而让她任性玩音乐、认真做自己的独立创作,真正体现出音乐人在艺术世界里的独立性。而这种独立,也恰恰是《问题餐厅》想要解决的问题。

  影视歌曲配不配,关键看气质。陈粒很独立,《好在》更般配。 

责编:张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