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尘封多年的那段“情”

2014-03-03 08:43: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易秀珍,雷锋生前的同乡、工友、好朋友。他们曾同乘一列火车、且同编一个小组从湖南长沙来到东北鞍钢。易秀珍同雷锋一起工作期间,雷锋给予她多方面的帮助,他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勉励,共同进步,建立了真挚深厚的友情。后来,雷锋参军离开了鞍钢,虽然易秀珍还在原来的地方,但已换了工厂。

  半个多世纪后,老人在接受采访时回忆:“我很吃惊,万万没有想到雷锋又回来了。虽然焦化厂已停产,工人被解散,他还是找到了我,我感到很意外。我俩紧紧地握着双手,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心里有愧,很不自然地看着雷锋,他也看着我,谁也不说话,我心想,一切都晚了。我的心碎了,赶紧进屋,伤心地哭了。泪水奔涌而出,却无法冲走我内心积攒的情感。我对他讲:“61年焦化厂停产,我没有选择回鞍山,想在弓长岭等你退役。今年我在弓矿机修厂被精简下放,生活实在没有着落。我又不能去部队找你,怕给你增添麻烦,又怕影响你的前途、影响你的进步……”

  

易秀珍当年送给雷锋的个人照片

  弓长岭焦化厂停工后,易秀珍被安排到弓长岭机修厂做铣工。期间,她经人介绍结识了技术员詹恒义,于1962年2月结婚。“雷锋这次回弓长岭的目的,我能猜透几分,但是已经晚了,我已结婚两个月了。”雷锋也哭了。最后,他对易秀珍说:“小易,我没有想到你怎么结婚了?你应该能理解我对你的心意,我们从长沙到鞍钢,又到弓长岭,这么长时间,我们虽然没有互相表白自己的心里话,但我们是要好的好朋友。你很善良,也很聪明,有些话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我的心意:我的理想是先有国家、人民、立业最后才能考虑我们……”

雷锋第一次送给易秀珍照片并赠言给易秀珍,晚年易秀珍在照片上作纪录

  “我当年一直以为雷锋退役后可能回到弓长岭,因为他的户口在这里。而我没有工作后心里很矛盾,不知给自己定去向。如果我回鞍钢就好了,就不会那么早结婚。被下放后,我整天待着发愁,心里憋着要发疯,工作也没了,自己从学校自动退学了,也没有学习机会了,真想了结自己21 岁的生命。一想到距离好几千里的父母,还有弟弟妹妹等着我给他们邮学费钱,又想到雷锋平时总是对我说‘困难是暂时的,一个人要能克服困难才能生存’,还经常给我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就鼓起勇气,生活下去。”易秀珍在接受采访时一直强调,“是我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易秀珍女儿詹易慧受母亲之托,将雷锋当年用过的棉被捐献给弓长岭纪念馆后获得的收藏证书

  为了表达怀念之情,易秀珍偷偷地到照相馆照了张身披白纱的照片。“当时哭肿了双眼,加上是披着白纱,照片洗出来后,我一直不敢拿出来给家人看,毕竟自己是有家室的人。”“雷锋刚牺牲时,我只在单位安排下接受过一次部队采访。从那以后,我就拒绝任何媒体。”低调处世的易秀珍为此曾一度改名叫易珍,为避开熟人多次搬家,过着隐居生活。

文字图片选自中国摄影出版社图书《采访本上的雷锋》

  

责编:闵成贝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