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满堂回应“爱”的争议 曾上过节目《等着我》

2018-06-04 10:08 环球网综合

  “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千人心中,有千种爱情的模样。因此,纯爱史诗大剧《爱情的边疆》在浙江卫视开播后,随着剧情的深入,观众慢慢产生了一些争议。

  作为《爱情的边疆》纯美爱情故事的创作者,金牌编剧高满堂此前对于争论一直没有发声。昨天,记者通过越洋电话联系上高满堂,正在国外专心创作剧本的他首次回应了外界的质疑,“对人物的争论不能离开主人公所处的时代。你可以不理解文艺秋,但那个年代这个人物在生活中并不少见。”他表示,自己就曾在公益节目《等着我》中看到过现实版《爱情的边疆》的故事。

  争议一:文艺秋的爱情太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文艺秋、万声、宋绍山、维卡,分别用他们的行动与执着追求,向观众展现出了四种全然不同的爱情。观众在心疼其他们三人的同时,对文艺秋的“爱情观”却有一些批评。确实,文艺秋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物,因此在接拍之初,饰演者殷桃也曾担心过这一点,甚至差点与之失之交臂。

  在争议声中,比较突出的意见是觉得文艺秋为了自己的爱情太过执念。年轻时,文艺秋为了追求和维卡的爱情一再惹来麻烦,“这样的爱情太我行我素、不懂人情世故”,甚至是“利用了别人对她的爱与同情”。

  提及塑造这样一个追求纯爱的人物初衷时,高满堂表示,“这是一个当下的年轻人父辈的爱情故事。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候,爱情显现出了她的伟大。”他进一步道出自己的创作用意,“当今社会物质至上主义流行,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相信爱情,把爱情沦为物质的奴隶。我写这个故事,就是要让现在的年轻人相信爱情。”

  但是,高满堂坦言,他并没有将精神的守候放在一个“神一样”的位置,反而希望展现出一个更加真实、接地气的爱情故事。“否则那也是虚伪的,让人反感的。《爱情的边疆》追求爱情的精神崇高,也没有回避生活对爱情的冲击力。勇敢地面对,真实地思考,如实地倾诉,才能让观众所接受。”因此,观众看见了文艺秋不得不向现实生活低头的抉择,看见了文艺秋与宋绍山“柴米油盐”的生活。

  不过,这又带来了观众的质疑。归结网上的意见,代表性的诸如:为了爱情,文艺秋不顾一切生下了与维卡的孩子文文,“熊孩子”文文从小在世人的白眼中成长,带来了无尽的麻烦,这一切归根溯源都是文艺秋的“执着”造成的;为了生活,文艺秋“利用”宋绍山与之凑对,却一直不能忘记心中的爱情,给全心全意对自己的宋绍山又带来了伤害;文艺秋的爱情,牺牲了亲朋好友,伤害了两代人……“这样爱情是否过于自私?”“这样的爱情是否超越了道德底线?”

  对于这样的声音,高满堂表示,“文艺秋结婚后,对维卡声音的倾听,那其实是一种牵挂,并非超越道德底线,能说放下就放下,那是神,更不真实。望远镜、枕头也是如此,这还是牵挂,也没超越道德底线。”他进一步解释,“如同现在观众看宋绍山,前面看逗,喜欢,和文艺秋结婚后又烦他的小心眼。可是,当你看到后面的宋绍山,一定会泪水模糊,不忍释手。文艺秋也一样……戏剧讲究反转,一戏一生一面一孔谁能受得了啊?”

  争议二:这样的故事不真实?

  关于”爱情“的题材,高满堂并不轻易触碰,但是每一次都让观众印象深刻,讨论也就更加热烈。在《爱情的边疆》开播之前,高满堂倒是曾向记者提及此前自己还有一部关于爱情的作品——《我的娜塔莎》,“但是两相比较,这两个故事是非常不一样的。《我的娜塔莎》是发生在战争年代的故事,而后者则是和平年代,故事的背景并不同。”不过开播至今,另外一种声音倒是让高满堂略显无奈,“有人不断把剧中殷桃的爱情人设和我的另一部作品《温州一家人》比,说一样,这哪跟哪呀!”

  “爱情”故事,在如今的荧屏上随处可见。因此在创作之初,就有人提醒高满堂,“你得给年轻观众不断撒糖撒蜜,年轻观众不愿意看你这样的故事。”高满堂不依,他看重的创作底线就是真实、接地气,“那个年代真的没那么多糖和蜜啊!”

  然而,在如今观众的声音中,最大的质疑之一却是认为“文艺秋的爱情不真实”。“现实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提及此,倒是让高满堂回忆起创作时的一段往事,“在创作之初,我也曾经考虑:到底拿不拿这个戏出来?”虽然故事中有原型可依、高满堂为此甚至多次前往黑龙江采风,但剧本创作到一半的时候,高满堂还是犹豫了。

  巧合的是,就在那时,他偶然看到倪萍主持的一档央视助人寻亲公益节目《等着我》,这给了他更大的底气。那是2015年5月24日的一期节目,一位暮年的母亲在女儿的鼓励下勇敢走上电视荧屏,寻找自己的初恋。47年前,两位初恋情侣在一次文艺汇演中相识相爱,身处部队的男方向组织汇报,遗憾的是,最终因为这场恋情没有得到批准,‘等我3年’的约定成了一场误会并在恋人之间蔓延,从此两人再无联系。即便天涯各一方并且各自成家,这位暮年的女士后来也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双方都没有忘记对方,而是将这场爱情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这么多年,因为我的爱人对我很好,我也不敢表露出来。但我心中一直惦念着他,心中还是有他,还是最喜欢他。”幸运的是,这位母亲得到了女儿的理解,并支持其走上节目寻找自己难忘的初恋,女儿对妈妈说,“我也是女人,我理解这份感情。所以父亲走了之后,我希望我的妈妈能够完成自己的初恋。”

  47年之后,岁月在两人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他们对于初恋的感觉却从未随时间而淡漠。再次重逢之时,两人才知道,各自拥有过婚姻的对方现在都失去了自己的爱人再度成为单身,于是相拥泣不成声。互诉思念之后,两人立刻牵手相约要相伴晚年。

  见到了这个真实故事,高满堂觉得太巧,也更坚定了塑造文艺秋这个人物的信心,立刻拨通了倪萍的电话,夸赞这期节目的同时告诉倪萍自己正在创作《爱情的边疆》这样一部剧。“倪萍说:‘太好了!高老师,我们节目好故事多着呢,我可以讲给你听听!’”高满堂告诉记者,其实《爱情的边疆》第一稿剧本结尾,设计的就是暮年文艺秋和维卡在《等着我》节目里相见的桥段,“像节目中一样互诉衷肠,但后来考虑到《等着我》是真人秀节目,而剧作是文艺创作,思虑再三之后觉得这样安排不合适,就改成了现在的视频相见。”

  而两人这最后的视频相见,高满堂安排得也寓意颇深。电脑的另一端,维卡深情对文艺秋、更是对身边人说出了自己的歉意:“在这半个世纪的故事里,历史伤害过我们,但是我们也伤害过别人。在这里,我向宋绍山,还有我的孩子,深深的说声‘对不起’。”

  文艺秋的原型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父母辈在大时代的激荡中对于爱情的坚守,从来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执着。高满堂认为,无论是故事还是人物都要放在时代背景中去看,离开特殊的年代去探讨就失去了意义。“你可以不理解文艺秋,但不能说她是胡编乱造。”

  爱情或许就是如此,千人千面,与时代有关,与人的经历有关,与人的信仰有关。 

责编:张玮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