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春晚》制片人夏雨:最珍贵的是心底情怀

2018-01-25 16:39:00 环球网综合 分享
参与

  中央电视台大型节目中心推出的大型互动综艺《我要上春晚》12期常规节目已收官。作为一个为央视春晚甄选和输送节目为主旨的百姓舞台,《我要上春晚》节目组秉承着不断创新的创作理念,无论是从节目甄选还是节目制作方面,都始终带着一份珍贵的春晚情怀。正如节目制片人夏雨所说:“我希望能有那么努力工作的一群人去帮观众找到情怀,这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致敬。因为我觉得作为中国人,‘年’能代表更深层次的文化情愫,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符号或某种形式。”这份提前预热的年味大餐,唤醒了亿万华人心中关于春晚的情感共鸣。

  打破常规为好节目“开路”  面向全球走向国际化

  作为已在央视播出了六年的老牌节目,《我要上春晚》之所以还能迸发出蓬勃的生命力,离不开节目组的不断创新。正如制片人夏雨所说:“我们想传达的不仅是形态上的创新,更是一种精神和气质上的创新。”在已播出的12期常规节目中,我们确实看到“端庄”的春晚节目在遴选时越来越年轻化、国际化。

  在本季《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汇聚了许多实力偶像。他们是青年人的代表,亦是歌坛的新生力量。《中国新歌声》的冠军扎西平措在节目中的演唱无可挑剔,一首《春》唱出万物生长的动人之美;来自《快乐男声》的魏巡和养鸡带着一首《追梦赤子心》唱出年轻人的梦想和态度。而录制节目期间,导演组也频频打破固有规则,为好节目“开路”。周深作为助演嘉宾来到《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用极具个性的嗓音惊艳了观众和评审。为了给观众呈现好节目,节目组力邀周深作为特邀嘉宾,并正式为他颁发直通卡。导演组的打破常规正是践行了制片人夏雨所说的话:“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要将非常好的节目吸纳进来,还要把现场观众的反应传达给春晚剧组,因为这代表了大众的心声。我们选节目的初衷就是只要是观众喜欢的,我们都不排斥。”

  在本季《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节目形式也有很大程度创新。除了传统的歌舞、语言类节目、魔术、杂技,还有绝技绝活、体操、机器人智能科技……其中还包括国外的创意性节目。曾在《美国达人秀》表演中全票通过的瓦伦汀·迪诺和妻子鲍里斯拉瓦·瓦内娃这次也不远千里来到了中国,夫妻二人联手献上了高难度杂技《疯狂轮盘》,让观众的心都随着表演的惊险狠狠“揪”了一把。《我要上春晚》延续了“春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精神,真正做到了扩大范围,面向全球寻找丰富多彩的节目。

  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多元化呈现优秀文艺精品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一切优秀的文艺作品产生的规律,也是文艺作品获得长久生命力的源泉。由于春晚平台的特殊性,春晚的节目既要“接地气”,又要是观众喜闻乐见的。夏雨表示:“我们作为导演真正的功底就体现在如何把非常自然的素材做一些提升和包装,让观众觉得这个节目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因此,本季《我要上春晚》不仅注重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更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将更多优秀的原生态文化加以包装,以更加多元化的方式呈现给观众。来自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定日县的藏族非遗歌舞表演《协格尔甲谐》以一种原生态的美感征服了现场的观众和专业评审。作为藏族的一种民族传统歌舞,“协格尔甲谐”历史悠久,表演形式多样,是定日群众在各种文化活动中不可缺少的传统节目之一。 这次《我要上春晚》里的《协格尔甲谐》就是在原生态的基础上加以改编,将原本可以跳7天7夜以上的舞蹈浓缩成6分钟,展现最精彩的部分;而青年古筝演奏家程皓如带来的器乐演奏《天山的花儿》,糅合了古筝、吉他、钢琴、新疆手鼓、热瓦普、艾捷克等乐器,并将大众熟悉的曲子加以混编,最终呈现出一场缤纷器乐表演;被誉为“藏族歌王”的四郎贡布则把藏语童声融入流行歌曲《木兰星》,伴奏则采用本民族的乐器,流行与传统相碰撞,有番别样的美。

  致春晚回望经典  唤醒独属于中国人的春晚情怀

  从1983中央电视台首届现场直播形式的春节联欢晚会成功举办至今,央视春晚已经陪伴观众走过了35年,观看春晚成为了亿万华人的春节新民俗。在这35年里,春晚的舞台上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经典,任时间大浪淘沙,依旧闪着光芒。在本季《我要上春晚》中,节目组特别设置了“致春晚”的环节,曾经登上过春晚舞台的演员以特别的方式重现当年感动过众人的春晚经典节目,唤起观众心中的那一份春晚独家记忆。夏雨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节目中的这个环节,让人们回望生活所发生的变化,这也正是一个时代的变迁。在信息碎片化的时代,我觉得最珍贵的是心底的那一份情怀,我们想把这些呈现给观众。”

  回顾十二期节目的致春晚环节,可谓期期都是回忆杀。《俏夕阳》奶奶们集体“回娘家”,诙谐逗趣的动作一摆出来,亲切感立刻涌上观众的心头;“冻龄美女”周海媚一身旗袍婀娜现身,一曲《万水千山总是情》将观众的记忆拉回到1998年的春晚,那一年是香港回归一周年,央视春晚舞台上出现了许多港台艺人;林依轮穿着粉红色西装,《火火的歌谣》再现复古舞步;容祖儿坐在秋千上重唱金曲《挥着翅膀的女孩》时,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更是1:1还原12年前的春晚,这些属于中国人春晚记忆中的美好画面,跨越时间,今昔重叠,是对春晚时光的回望,也是对春晚经典的致敬。

  “《我要上春晚》这个节目具有非常独特的气质,因为它连接着春晚。我们很难用一句话或者一种方式去定义它、总结它,因为都不够全面。我们有把自己打碎的勇气,我觉得这才是春晚能够迅速跟上时代脚步,能够适应当下发展的基础。”这份属于电视匠人的春晚情怀,让这档节目历久弥新,永远焕发着最年轻的光彩。

责编:张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