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娱乐>影视-国际>正文

《孩童姿势》导演内策尔:我们是萧条的一代

2013-10-18 07:2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罗马尼亚导演卡林·皮特·内策尔

  本报赴罗马尼亚特派记者 廖丹林  

  【环球时报报道】今年年初的柏林电影节上,罗马尼亚电影《孩童姿势》摘得金熊奖。该片也顺理成章地代表罗马尼亚电影参加明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评选。这部讲述因一起车祸引发的母亲尽其所能包庇肇事者儿子的故事,被不少评论者认为真切反映了罗马尼亚社会生活的多个侧面,是该国新浪潮电影运动中又一部代表之作。《环球时报》记者日前赴罗马尼亚专访《孩童姿势》的导演卡林•皮特•内策尔(以下简称内策尔),请他就这部影片及罗马尼亚电影的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拍一部诚实的电影  

  环球时报:《孩童姿势》的故事涉及很多社会问题,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内策尔:有两层意义。第一层是关于母亲与儿子的情感。这是能引发很多观众共鸣的地方。第二层涉及到一些社会问题,包括腐败,但这些问题的选取一定是为第一层意义的表达服务的。我的本意并不是想拍一部展现罗马尼亚社会现状的电影。  

  环球时报:怎么想到创作这样一个题材?  

  内策尔:我最初写了一个剧本,主题跟现在其实有距离,但后来我和同伴们聊天时说起不和谐家庭会出现的问题,说到家庭关系就会谈到母亲和孩子,然后发现母亲们确实有一些独特的‘姿态’,之后我就决定拍一部关于这个的电影。  

  环球时报:拍摄花了多长时间?  

  内策尔:3年半。从2009年开始有这个想法,到完成一共花了3年多的时间。大概80万欧元的预算。  

  环球时报:不少罗马尼亚当代电影都会反映一些相似的社会问题,为什么?   

  内策尔:小片子小预算,我们能拍的就是我们熟悉的,平时聊天会聊到的,一些非常诚实的电影。   

  只有艺术片能引起注意   

  环球时报:您怎么走上电影之路的?   

  内策尔:我对电影的兴趣起源于十三四岁时,那时我随父母在德国生活,电影是我融入当地生活的一种方式。我在学校的业余时间都在看电影。某种程度上讲,我在看电影的过程中自己创造出一个未来世界。之后我就开始写一些故事,拍电影。   

  环球时报:你对什么电影感兴趣?  

  内策尔:戏剧,艺术片。在罗马尼亚,艺术片可能是唯一能被注意到的方式。罗马尼亚观众很少看本国电影,即使是很商业的片子也就5万观众,六七万都算很好的了。艺术电影能够去参加电影节,有得奖的机会,如果在国际电影节上得奖,回国后机会会多一些。罗马尼亚观众一般会选择看好莱坞大片,而我们没钱拍华丽的影片。   

  环球时报:《孩童姿势》获奖后的票房怎么样?   

  内策尔:有16万人看,这已经是近些年国产片最高观影人数了。  

  环球时报:所以你很看重得奖?   

  内策尔:当然。得奖的感觉现在还很新鲜。我希望得奖能让未来筹集资金简单一点。下部作品我有一些想法,还没有成形。希望能做合拍片。   

  期待更多合拍片   

  环球时报:对你来说资金是拍电影最困难的部分?   

  内策尔: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因为可能半年前有一个想法,但要花9个月去筹集资金,两年后资金才到位。   

  环球时报:合拍片能解决这个难题?   

  内策尔:我们必须拍合拍片。希望未来资金情况能好一些,国家电影中心资金能多一些,电视台也能给一些钱,但现在需要的还是更多合拍片,跟欧洲或其他国家合拍都可以。   

  环球时报:当代罗马尼亚电影风格上的现实主义也是因为没钱吗?并不是受文化和历史的影响?   

  内策尔:是,我们是萧条的一代。   

  环球时报:你怎么评价罗马尼亚电影新浪潮?   

  内策尔:我觉得是有天赋的一代人在做电影。我每次接受采访都会被问新浪潮的秘密是什么。我没有答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西综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