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现代舞剧《九死一生·长征》北京首演

2016-07-22 11:37:00 新华娱乐 分享
参与

拍摄者—古鵔睿

舞台上,一群形色各异却住着相同灵魂的战士正走在“路”上,一幕“活的”万里长征已踏上征途,为了信仰,他们将一直行走,无论活着,还是死去,都要走到底。7月20日晚,大型现代舞剧《九死一生·长征》在天桥艺术中心进行公演,导演李捍忠携手马波用现代舞丰富而抽象的肢体语汇呈现一段血色历史,带观众一起走进“长征”,来一次与生死的对话。整场演出将近80分钟,独具匠心的编舞、舞者的出色表演以及设计精美的多媒体效果,让《九死一生·长征》赢得首演满堂彩。

创作就是创新

“在具象和抽象之间打架,这是一次艰辛的创作。”监制过多部红色舞剧的当代女性编舞家马波不想被以往的创作经验和模式束缚,试图颠覆自己。两个多月的创作中,焦虑、困惑、思索一直伴随着马波。在想象力、灵感与思维的不断碰撞、推敲和尝试后,最终,整场舞剧选择奔跑、行走、爬行、站立四种基本的形体语汇来象征和区分段落,透过每一种形体动态传达出人性的本意,并通过现代派诗歌般的画外音和内心独白,让演员更真实地传递角色的情感。

“现代舞可以相对随意地表达,我们试图找到与那个时代相契合的肢体语言来展示红色题材。比如开场第一段‘行走’,汇集了艰难、痛苦等各种各样的‘走’,表现了长征如何走到底。” 马波对记者说。

坚持走到底

坚持,走到底,这样的信念支撑着每一个长征路上的战士,无数的死者铺就了生者继续走下去的路,成就了一程“九死一生”。

担架,这个在艰苦岁月里常在的形象,变成对话生死的道具。剧中躺在担架上的女战士,身着一色的白衣,破碎、凌乱又带着精灵般的纯洁,她们的“痛苦在舞蹈中淡淡地流淌,身体死去,幸福地坚信心能到达终点”。白色的担架和着清冷的色调形成唯美的画面,台上的舞者走向一个方向,那里透出光,形成巨大磁场,凝聚成永恒的信念,她们“即使死100次也要完成这个信念”。

就这样,在征途中象征着伤痛的担架安静地、唯美地幻化成通向希望的阶梯。舞台明暗交错的线阵中,战士们的悲鸣隐忍却坚定,悲伤氤氲了整个剧场。这就是李捍忠、马波式的“长征”。在他们的“长征”里,没有歇斯底里和矫饰夸张的哭喊,所有的疼痛和死亡以一种 “淡淡的”的姿态,温润而深沉地流淌,却更有力地捕获了观者内心无法述说的哀伤,让人产生对生死、对生活的思考,而这,正是马波最希望舞剧带给观众的收获。

据马波导演介绍,将生死这个亘古不老的话题设定为舞剧的灵魂,并编排出 “生生死死”这一幕,灵感来源于达利的一幅画。“演员手里捏一根红绸像一滴血,血脉相通连接所有人的生死。”信念一以贯之,战士的“生死”此起彼伏。

生得孤独 死得幸福

马波相信“万物有灵”。

最后一场“灵魂战士”,蒙眼的纱布,一朵花,拐杖……象征着牺牲战士的道具被摆在舞台上,长征唯一剩下的女战士带着所有人的灵魂和信念宣告“我们到了”。“第一天排练就排不下去了,演员就泪奔了。”导演马波用独特的女性视角传递细腻的情感。

在这场“长征”里,没有绝对的主角,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细节都隐含“生死”。为什么死去战士的服装是透明的?透明象征着战士的灵魂,一直去往心之所向的天堂,象征着一种生死的传递。

导演马波对记者说:“你会发现唯一活着的战士是孤独的,死去的人满怀信念充满幸福感。整个舞剧都让人去思考如何面对生死。”

非常规 有思索

独具匠心的编舞、优秀的舞者足以撑起一部舞剧的灵魂,而舞美的精妙设计和多媒体技术的大胆采用则会令一部舞剧锦上添花,呈现更生动和震撼的视听体验,渲染更好的舞台效果。

现代舞剧《九死一生·长征》就是这样一部精益求精的作品,它在创意、舞蹈、多媒体、舞美设计以及空间运用等方面,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和研发。据主创人员介绍,由于《九死一生·长征》是通过一个个碎片式的艺术段落组接成一部叙事宏大的舞剧,因此,借助数字多媒体技术才能实现的舞台效果对演出剧场的硬件设施会有很高的要求,只有天桥艺术中心剧场的硬件配备才能实现《九死一生·长征》想要呈现的舞台效果。

演出当晚,大幕开启,上演了一部震撼而唯美的“长征”大片——朦胧的光影,枪林弹雨,树上漂浮的布条,洞穿的子弹,撕裂的躯体,凝固的炸点和爆炸的延缓,半空中悬浮的人等,构成了极大的意识冲击,舞台地面由树干、杂枝、水波、泥泞等组成,构筑舞蹈的不同支点,令观众真切感受到大地的颤动和生命的无助。

演出结束后,前来观演的艺术家们向主创人员表示了祝贺,现场许多激动不已的观众也纷纷表达对舞剧的喜爱。大型现代舞剧《九死一生·长征》,这部灵魂之舞、生死对话,精彩与感动继续。